emila.wu

[YPM]新的一年就從猛男月曆開始

[AU設定]

 先上個圖先XD

 

「這、這是什麼?!」

一個作為日已落帝國首相,本不應該無所事事晃來晃去,但哈克天生的隨性個性也沒有因為職位變動而改變,但現在,他相當後悔自己不聽漢弗萊不成文的規矩,「迷路」在十號的某個不能讓某個大臣知道某個見面時機的等候室,而等候室的桌上還放了一本秀出六塊肌的年輕猛男畫冊--

澳洲消防員月曆

這是什麼?!澳洲寄來的?!沒聽澳洲總理提過阿,難道是漢弗萊的私下興趣...
為什麼是消防員?還抱著無尾熊裝可愛,怎麼不抱袋鼠?
果然是該被流放到南半球的國家。

哈克內心閃過許多疑問與腹誹,

等等、如果這是漢弗萊另一種私下需求呢?

欲求不滿 

這、這應該不會吧,不是他自誇,他感受到漢弗萊是很滿意彼此之間的性生活和情趣,女人在床上會演戲來滿足對方的成就感,男人應該不會吧...他的好漢皮不會這樣。
哈克立刻否定掉自己一閃而過的自我懷疑,然後他瞥了一眼自己的日漸放寬的腰帶,摸了一把自己日漸鬆弛的臉皮,瞬間肩膀垮了下來--

好吧,是有可能,而且漢弗萊如果真有心演戲,床上床下他都辨別不出來。

「Prime Minister!」

「For God's sake, Bernard!」

不知道從哪冒出來的伯納德讓哈克嚇了一大跳,伯納德沒作聲,只是視線放在哈克手上的月曆,哈克乾笑幾聲後,講了幾句沒有營養的消遣話,在伯納德善體人意的微笑之下,終於吶吶地問:

「我不是很在意這事情,只是很好奇,Hum..Humphrey喜歡的是這種嗎?」

「疑?您問我嗎?喜好的問題是不是由當事人回答比較好呢,首相。」

要是我問的出口還要問你嗎?

哈克瞪了私人秘書一眼,公務員逃避問題的方式可是唐寧街的日常。他把月曆扔回漢弗萊的桌上,清了清喉嚨開始批評:

「就算是個人喜好,在辦公室掛這種月曆也太不得體。」

「我想Sir Humphrey不會張貼這種月曆,頂多是私下的收藏,畢竟如果是我,我也會把這本月曆放在太陽報第三版的剪貼冊旁,而不是貼在工作的行事曆...抱歉,開開玩笑而已。」

給了伯納德一記白眼,自己的私人秘書仍竊笑不已,哈克告訴自己,他絕對不是在乎漢弗萊收藏猛男月曆的心態,這是個人自由,而且誰不會老呢?他不在意。

.
.
.

「Bernard,你覺得我跟那個月曆上的男人差很多嗎?我是指如果把年齡加進去了話...」

「蝦?您?!月曆?阿喔!您說的那個消防員猛男?您跟他們?!!您問我差別?!這、這、...」


完全沒有任何一點一樣,就算把年齡加剪乘除微分積分也完全不會改變雲泥之別的差距,伯納德楞在座位上,手上的筆都滾到地上發出聲響也渾然未覺。

伯納德伍列-一個走在鋼索上維持平衡的牛津高材生,他曾以為自己在經過漢弗萊爵士和吉姆哈克兩個上司的訓練上,已經沒有什麼可以讓他傻住,但顯然他是大錯特錯。

瞄了一眼手錶,已經是下午四時,也就是說,首相從早上九點到現在接近可以喝酒的時間,腦袋裡打轉的只有澳洲猛男月曆而已。

「Humphrey不知道看到那本月曆了沒...」

伯納德憐憫地看著一邊扯著老花眼鏡,一邊喃喃自語的首相,他知道哈克要的不是答案,而是一台答錄機,大英帝國會沈淪不是沒有原因的。



作為財政部的六個常務副秘書平常各司其職,除非有必要(例如英鎊要崩盤之類的危機)不然鮮少會在上班時間齊聚在財相的通訊室內,個個臉色凝重,活像等一下十一號就要被隕石砸中一樣。

「你確定...這是寄給財相的嗎?」

「是,我還請了MI5檢查過,沒有任何放射線物質。」

財相的私人秘書約翰是個濃眉大眼的年輕人,此時他眉頭深鎖,將這些老經驗的副秘書們找來商量對策,財相他惹不起,財政部的常務秘書他更惹不起。

「我沒聽說澳洲的財政部瀕臨破產邊緣阿,難道這是一種威脅?要我們擴大融資?」

「不,可能是威脅我們要降低關稅。」

「或者,威脅我們掏錢出來領養這個...」

「領養那個?你指的是消防員還是他抱著的無尾熊?」

六塊肌的年輕猛男畫冊...

澳洲消防員月曆

大家七嘴八舌也沒有個結論,眼看開會時間就要到了,財相也大概準備進辦公室了,正打算把月曆先塞到抽屜,看風向再決定要不要先交給法蘭克爵士去定奪,這時候財政部的頭--擺設的那個,不知道什麼時候從背後出現,

「John,這個麻煩你等一下拿給Frank...這是什麼?!」

彼得索恩,作為一個醫生、曾經衛生大臣、今日的財相,在財政部發起新生活運動,被部裡私下喻為行走的清教徒,如果看到這份不得體月曆,會有什麼可怕的反應呢?約翰看著上司盯著月曆的木然表情,頭皮都發麻了,立刻將月曆一把塞入抽屜,吶吶地說:

「這、這是...」年輕的私人秘書無聲地環視同事們尋求支援,得到的援助卻是...

「阿!今天有內部簡報,討論英鎊匯率,我先走一步了,財相早。」

「交通部那邊要找我們討論大罷工後補助款,我得走了,財相早阿。」

「Sir Frank是要我們推算出這季的成長率嗎?我們得加快腳步了吧,不好意思,財相,我們先忙了。」

人情冷暖,點滴在心頭。

看著前輩們魚貫式的離開,年輕人認命地回頭面對上司的詢問,面不改色地"修飾"了真實性:

「任何有疑問的印刷品都要經Sir Frank確認,沒問題之後再轉交給您,或轉交給其他人,或...報廢。」

就算再怎麼欠缺磨練,約翰作為索恩身邊的私人秘書,也不會看不出來財相跟法蘭克爵士之間的關係,真把猛男月曆拿給財相,就是得罪法蘭克爵士,相較之下,把月曆栽給法蘭克爵士頂多是看財相不高興而已,不會把自己丟到國家公墓管理處去。

索恩瞪著自己私人秘書這種言不由衷的公務員口條,看著被塞進去抽屜但仍露出邊角的月曆,將備忘錄放到桌上後若有所思:

「Frank要這種月曆阿,真是意想不到,難道他...」

約翰看著一臉狐疑的索恩,內心急著想替法蘭克爵士解釋,萬一兩人因此關係陷入僵局,他會成為十一號眾矢之的,公墓管理處大概有張桌子都要貼上自己的名條了,他慌張地說:

「財相,我想這只是...」

「Frank終於下定決心要健身了阿,掛這種月曆來激勵自己,我還真想不到。」

像是想通什麼的索恩打斷了約翰,自顧自地講了結論,然後愉悅地讚許,還不忘點了點頭。

年輕的私人秘書為此瞠目結舌,自己的上司明明就是個高知識份子,是個醫生,還是個博士,不是拿三流文憑的記者編輯,這種外太空的推理結論到底是怎麼想出來?!



「...今天的甜品不合您的口味嗎?」

漢弗萊納悶地看著坐在自己對面,才吃了幾口,就突然拿著甜品湯匙對著百匯布丁發呆的男人。

「沒、沒什麼,這布丁相當好吃。只是...」

哈克開始支支吾吾,眼神也開始飄移。

「只是你不打算繼續品嚐。」

「對...不對、對也不對...」

「所以您到底要吃還是不吃?」

漢弗萊挑了眉頭一下,噘起嘴,儘管不悅但仍然舉止得宜地放下手邊的銀湯匙。

「吃!吃!當然吃,你做的我怎麼可能不吃...咳咳咳咳...」

哈克囫圇吞棗地一口吞下半杯布丁,然後毫不意外地噎了一口後猛咳,漢弗萊半是無奈半是好笑地遞出了餐巾給對方,幸好布丁不會造成一場提早的首相補選。

「您今天在下議院被砲轟了?」

「我去下院哪次沒被砲轟?不是這個問題,是...」

「是?」

漢弗萊很有耐心地等著哈克攪完手指,漢弗萊一直都是兩人之中比較有耐心的那個,哈克總是耐不住性子和管不住嘴巴,只要適當地增加壓力,不用多久,對方就會自己開口

「好吧,Humphrey,你覺得...我怎樣?」

面對哈克戰戰兢兢地開口詢問,漢弗萊眨了眨眼,焦糖色的眼瞳閃著疑惑和不解,在哈克的眼裡,這樣愣住的漢弗萊格外地可愛,他忍不住伸出握住對方放在桌上的手,

「Humphrey,在你心裡我應該還不錯吧...?就算不是那麼突出,但應該也不是無法接受吧...」

「您是我遇過眾多的大臣和幾位首相裡最特殊的那一位,我無法用更多的言語來形容。」

漢弗萊微笑地反握住哈克的掌心,與哈克有些粗糙的手掌相比,文官之首的手心顯的更加平滑而柔軟。

「我不是說這個,我說的是那個、那個、就是我們私下的那個...」

哈克的手指磨蹭著漢弗萊的掌心,下意識舔了舔乾燥的嘴唇,努力地暗示。

「喔~這就更難用言語來表示了...」漢弗萊看著哈克瞬息萬變的臉色,輕笑出聲,

「與您親密的每一次經驗都是美好的體驗。」

「...你...你真好。」哈克抽回手,不好意思的搔搔臉頰,

「我...我也覺得Humphrey你比什麼都好...」最後一句講完,哈克的老臉漲的通紅。

雖然不知道身邊這個總是異想天開政客兼戀人今天哪根神經又接錯,漢弗萊支著頤,一雙星眸帶著笑意看著眼前還在自言自語的傻子,這也是這個男人在意自己的證明吧,總是想著這麼傻氣的問題,思及此,漢弗萊嘴角的弧度...









「我就知道!Humphrey,你跟我在那個的時候,應該也認為我跟那個有六塊肌的消防員差不多吧!」




「.......」

漢弗萊的嘴角抽慉著,難怪伯納德下班之前賊兮兮標準看好戲的模樣,明天他一定找出寄送這份月曆的罪魁禍首!

俗語說,紅顏是禍水,猛男也是。



法蘭克走進財政部的時候春風滿面,還沒踏進部長辦公室就被財相的私人秘書拉到一旁,後者東張西望後神祕兮兮地將早上那份燙手山芋塞給他,活像中學生在廁所裡塞小黃書。

「這上面的收件人寫的是財相,但不知道是誰定的,雖然沒有危險,可是我和其他人都覺得不得體,所以想問您怎麼處理...」

法蘭克一開始覺得莫名其妙,定睛一看後,突然笑咧咧的,那表情讓年輕的私人秘書汗毛都豎了起來,難道常務秘書怒極反笑,要跟澳洲打貿易大戰了嘛?

「我親自拿給財相。」

不、不會吧!!

法蘭克爵士,拿猛男月曆給財相,就像送女朋友賽車女郎的寫真本一樣悲劇阿!!

你的情商是可以有多低阿?!

約翰在內心大演孟克的吶喊,可惜他的上司並沒有接收到這樣的訊息,無視下屬忐忑不安的神態,法蘭克收下月曆本,直接走進了辦公室。

死定了!

年輕的私人秘書怨嘆自己的世途坎坷,決定先打電話詢問海上傾倒牛奶局有沒有缺人,總比國家公墓管理處好一點。



古銅鐘聲敲滿七下,晚上七點整,離白廳的標準下班時間已過了兩個小時。

正打算整理桌面準備下班的索恩被一份月曆打斷了動作,他抬頭望向自己的常務秘書兼戀人,男人笑的得意,

「希望您會喜歡這份禮物。來自澳洲的祝福。」

索恩楞了一下,隨即開心地笑了,笑容裡還有點不好意思。

「謝謝,難得你會買消防員的勸募月曆。」

「...我是沒有想要買勸募的東西。」

法蘭克撇撇嘴,看的出來這份訂單跟他的天性相抵觸,

「但新的一年即將來臨,也許您的小公寓需要更新一些裝飾,不管有多沒意義。」

索恩看著他嘀咕的模樣,一陣暖意從心頭蔓延到四肢。他每年都會買消防員的勸募月曆掛在家中,多多益善沒什麼不好,當然這些消防員的身材真的是有夠好。法蘭克第一次到他的私人公寓是因為胃疾,儘管躺在沙發上,但這個男人敏銳地注意到這份月曆,還有推測出自己的性向,也才有之後兩人進一步的交集,沒想到對方還記得兩人起始之點,(註)

他收下月曆,清了清喉嚨,然後一臉正經的對著眼前的男人說:

「如果你願意,今晚到我的小公寓一起掛上這幅無意義的月曆,如何?」

「樂意至極!」

兩人相視一笑,步出白廳時,星子已掛在夜幕。



「我還是覺得你會買義賣和勸募的商品很不可思議。」

「您怎麼這麼說呢?就算是我也是有道德價值和愛心的,我還買了兩份呢,一份送您,一份送給老友,而且還匿名,所謂為善不欲人知阿,呵呵。」

索恩一臉活見鬼的模樣,法蘭克不以為然地端起茶盤,想到明天內閣秘書的可能表情,法蘭克的好心情似乎可以一路維持到過年。

每次都是阿普比整我,總要回敬一次吧!

註,[Yes, Prime Minister] Dragon night

评论(12)

热度(26)

  1. Goodoldhumpyemila.wu 转载了此文字
  2. USNAVYYARDemila.wu 转载了此文字
    除了連載的文The Stranger Things外,之後的YM&YPM相關文章都會發在舊帳號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