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ila.wu

邱吉爾、羅斯福與史達林

<黑狗>這篇AU的 YPM文章其實是我最近忙的正事工作下的副產品,當作備忘錄也好,順便寫一下正經的歷史分析。

YPM裡的吉姆哈克特別崇拜邱吉爾,戲劇塑造哈克的形象如此並非沒有意義,主要是英國人民在二次大戰後的選舉背叛了這個戰爭英雄,選擇讓工黨上台,直到"哈克"當選,再度延續了邱吉爾的路線。哈克很多地方想要模仿邱吉爾,卻總是畫虎不成反類犬,這其實不是在嘲笑哈克,而是英國人對自己的自嘲。壯志猶在,但已垂暮的大英帝國。

邱吉爾

    溫斯頓‧邱吉爾,對於整個歐洲的政治情勢和洞見,無疑是比美國的羅斯福更加清楚,可是他最大的失策,也可以說是他對政治情勢最大的誤判,來自於他對英美同盟(盎格魯薩克遜同盟)帶著比現實判斷更高的幻想。這個幻想有可能來自個人的家庭生活--他的母親是美國人,他希望能討好對方;更大一部分反映出當時英國人普遍對美國人的感覺,即是畏懼它的力量又渴望可以把這個力量善加利用。
    邱吉爾像是19世紀維多利亞時期的紳士,他對羅斯福甚至對美國人的態度都是帶著父權式的規勸和教悔,透過他的語言技巧和個人魅力展現在外交上和三巨頭的密約會議裡,這一點是羅斯福以及美國人最感到不滿意的地方,而他沒意識到這點,另一方面,邱吉爾並沒有理解或認識到美國的立場,1945年的美國看到的並不是在戰爭之後的英美的同盟關係,而是放眼與全世界的建立新關係,美國必須很認真的去看待並且處理與蘇聯史達林的對話和利益交換。撇開邱吉爾的政治個性帶來的失策,二戰之後的國際形勢之所以無法像其所希望的發展,主要是因為英國和美國對蘇聯疑懼的地方不同。對美國來說主要是擔心共產主義的思想威脅;對英國來說這是擔心蘇聯對於歐洲大陸的實際的領土擴張。

    有趣的是,當邱吉爾在1945年提出來蘇聯將對全世界的威脅的言論,並且提出了「冷戰」的西方世界對抗的架構之際,整個華盛頓中心並沒有多少人願意採納他的意見跟看法,然而到了1950年之後美國對抗蘇聯的思路與方式,大抵是如同當年邱吉爾所提出來的架構。

羅斯福

     富蘭克林‧羅斯福的疾病造成他的「拖延症」在1944年到1945年的思想和決策。羅斯福在1944年的時候已經罹患脊椎灰質炎,在疾病的摧殘下,他醒著只有六個小時,六個小時包括開會和做決策。相較於邱吉爾的熱情,羅斯福則顯得意興闌珊,這雖然跟羅斯福的身體狀況有關,但另外一方面也是美國對於英國的遊說感到某種程度的厭倦,以及整個華盛頓中心對於國際跟戰爭局勢總以拖延這種方式來應對,邱吉爾和史達林都觀察到這點,後者因而得利—得到美國默許下的東歐控制,前者則深受其害—錯失許多戰略先機。
      羅斯福的政治思想與一次大戰的威爾遜一樣,代表的都是美國式的國際主義,也就是相信漸進式的自由主義,即政權只要在開放經濟和繁榮的社會下,必定會走向民主。對於羅斯福來說成立聯合國是他在有限的生命倒數下最重要的事情,就像一次世界大戰威爾遜希望成立國際聯盟,這也就是為什麼他不願意接受邱吉爾的英美同盟,他更希望拉攏蘇聯進入聯合國已完成他對於國際和平秩序的期待。
       羅斯福在某種程度上展現了美國人在20世紀初對政治人物的期待:心懷世界相信傳統自由主義,並且對敵人寬容,但是他也犯了美國人最常犯的錯誤:把美國的歷史境遇放諸到全世界各地,並且高估經濟繁榮對政治的影響力,至今仍是如此。

約瑟夫‧維薩里奧諾維奇‧朱加什維利‧史達林

      「約瑟夫」意謂敦實;然後長著大鬍子東正教鐵匠;「維薩里奧諾維奇」意謂維薩里之子,出身卑微的格魯吉亞農奴家庭對一個拜占庭聖徒的敬意;「朱加什維利」是高加索家庭的姓氏,而後朱加什維利改名為-「史達林」意思是「鋼鐵之人」。史達林就是一個有著大鬍子,出身於一個東正教的農奴家庭,深沈、說話慢條斯理,但意志猶如鋼鐵的布爾什維克領導人。

      與其他著作的見解不同,我認為史達林的野心並沒有達到要與美國一較長短的程度。史達林在1945年美國投下原子彈的前後發言裡面,從沒有想過要正面跟美國交鋒,甚至努力避免這個可能,而這個也是日後冷戰的基調。

    原因歸結主要有兩個,其一:當初蘇聯從東線與德國交鋒的時,戰況十分激烈,紅軍推進非常辛苦,但是英美聯軍在西線進軍柏林的路上,德軍只是稍加抵抗後便投降,蘇聯儘管加入戰爭的時間非常晚,但代價很慘烈。其二:美國源源不絕的物質進入到歐洲,對於這樣的後勤補給能力讓史達林感到畏懼及佩服。因此當羅斯福刻意隱瞞原子彈的研發,最後投在長崎與廣島時,史達林並未感到特別驚訝,他認為美國本來就可能拿出任何武器。對史達林而言,大戰的結束最重要的並不是與美國對抗,而是掌握他已經得到的東西,例如蘇聯的控制以及東歐。
    此外,史達林最大的貢獻在於建立蘇聯文官體系,並且將一次大戰後原本積弱不振的蘇聯重整旗鼓。史達林對於邱吉爾和羅斯福的態度,對邱吉爾是尊敬,但常懷疑邱吉爾言詞裡是否有弦外之音;對羅斯福則是備加推崇,羅斯福在生命倒數的階段,依舊臨著大雨在車上向美國民眾揮手致意,這並不是像希特勒害怕暴露自己的弱點刻意迴避偽裝,而是那是一種美國人特有的坦誠,即誠實地面對自己的死亡並且完成自己該做的事情,不是那種澎湃的熱血或日本式的盡忠,而是完全的坦然,這正是羅斯福強大的地方和意志力的展現之處。

     史達林對美國的態度剛好也反映出來蘇聯這個國家極大的矛盾處,即在國內有絕對的自信以及掌握力,但對於歐洲以及美國則呈現極大的不自信,也因此1945年之後冷戰的基礎來自於美蘇雙方對彼此認知的落差:蘇聯不願意挑戰美國,希望美國不要介入東歐;而美國認為蘇聯的意圖不只在東歐,而會更進一步染指西歐。


    


评论

热度(17)

  1. 街角的野良貓emila.wu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