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ila.wu

[YPM]海妖的故事-2

[AU]壓力大就是要惡搞~

鯊魚吃手手如圖示。

*

海風怒吼、波濤洶湧,月色下的海灣相當不平靜。

被無良國王綁在海岩上,看到海面上露出鯊魚鰭的索恩,內心說不恐懼是騙人的,可是一想到不列不列顛王國的命運,也不管對方聽的懂與否,他硬著脖子開口:

「鯊魚先生!你不應該隨便吃我不列不列顛王國的人民,基...基於平等互惠原則,你如果要吃也要海妖和人類的比例各一半。

(...好像,哪裡不對。)

大白鯊浮出水面側目看著這個手腳都被鐵鍊拴住的男人。

「我、我是代表不列不列顛哈克國王的使者,兩國交會不殺使者是常識。你如果同意我所  說的就快點離開,不要再助紂為虐。」

(如果不同意呢?)

「如果不同意......你、你、是你在說話?!」

索恩錯愕地瞪大眼,鯊魚游了一圈,似乎對這個餌食產生了很大的興趣。

(你這個祭品還挺有意思的。)

漆黑的魚鰭流線型的有力身軀,索恩這才發現,這隻鯊魚體型非常巨大,在潮汐變化隱約可見發亮的利齒還有...

閃著金色光芒的眼瞳。

平心而論,若以生物的金字塔來看,那無疑是美麗而充滿力量的完美掠食者,但對被盯上的獵物來說,更無疑是個惡夢。

索恩不知道哪裡來的勇氣,大概就是破罐子破摔,他大喊:

「我不是祭品,我是國王派來的外交使者,只要跟你交涉完,明天我就可以回宮了。」

很長一段時間,鯊魚沒有反應,索恩以為對方很認真地在思考他的提議,腦海中浮現在不久的未來,不列不列王國與海洋世界和樂融融的唱歌場面。

幻想總是美好,現實總是殘酷,特別是世界總是以真實的碎片拼湊成一幅畫面。

事實上,鯊魚之所以沒反應,是被眼前這個男人的天真程度,嚇到吃魚鰭手手。




他見過無數的祭品,有憤怒的也有哭喪著臉的,只有這個男人不僅沒有察覺被國王欺騙,還義正嚴詞地覺得自己在履行任務。他本以為漢弗萊這個狡詐的海妖,又要扔個資源回收物給他,沒想到還真的是個有趣的傢伙,應該很值得拉下海底...

思及此,鯊魚突然一個躍身,張開巨顎,狠很地就朝岸邊上的人張口咬了下去,巨大的浪花猛烈地打在岸防,岸邊的岩石瞬間崩解成好幾塊,再不見人影。



華麗舒適的房間有張紅色珊瑚絨的大床,床上躺著一個失去意識的男子,而坐在床邊的扶手椅的是正是魔幻海的第一把交椅--漢弗萊阿普比,他嘴上噙著微笑,膝上放著一本厚部頭的魔法書,手指優雅地翻著一頁又一頁,這種歲月靜好的氣氛彷彿會走到天荒到老、海枯石爛,直到...

一道巨大的鯊魚身影瞬間幻化為一個人形焦躁地走入,還一邊嚷嚷:

「Humphrey,你這個是什麼意思?!那傢伙根本就有問題。」

「阿,我的老朋友,歡迎。」

漢弗萊不太高興地從床邊起身,雖然不悅,但他還是帶著禮貌性的微笑,

「有問題的人類你從不帶回來,Frank。顯然他若有問題也是被你拖下海之後才有的。」

作為海妖的第一把手與海王類的第一把手,他們向來是互相合作謀求整個魔幻海域的穩定秩序,海妖會把有問題的人類誘拐至岸邊再交給海王類去處理。

法蘭克裝作自己聽不懂漢弗萊語氣裡的嘲諷,他依舊不悅地指著床上的男子說:

「你叫旁邊那個昏聵的國王起來,問他到底對自己的屬下說了啥?我問那個叫做彼得索恩的臣子,選擇死亡還是離開,他什麼選項也沒挑,只是固執地一味堅持  要深入溝通,什麼是"深入溝通"阿?跟一個掠食者溝通?根本就是天真又麻煩的狂熱份子。 」

「那不是Hacker的問題,是Peter Thorn太愚蠢,會相信政客的說詞。」

漢弗萊涼涼遞雙手一攤,擺明看好戲。

「但,法蘭克,索恩能待在海底這麼久而沒死,不就已經是選擇後的結果了?」

「我也這麼認為,所以不知道為什麼他還忿忿不平。」

人形化後的鯊魚先生也沒跟眼前的海妖客氣,直接就坐在門邊的珊瑚絨躺椅上,邊回話邊攏眉頭,他對漢弗萊的喜好實在難以認同,這種毛茸茸的觸感簡直就像卡在珊瑚和小丑魚之間。


「你對宰相大人做了什麼?」

「喔~他說他要深入,我就好好地"深入"他了阿。」

「在他做出選擇前?」

法蘭克點頭,漢弗萊白眼都要翻到腦後了。漢弗萊對法蘭克直接而粗暴的作法難以苟同,對海王類來說,要有美感大概就像叫鯊魚吃海草一樣不可能。

「我知道對你這種掠食者的腦袋很難理解,但你最好對宰相大人有耐心點,
  除非你放他回去,不然就繼續看他對你擺臉色吧。」

「怎麼可能放他回去。」

到手的獵物哪有放回去的道理,法蘭克的眼神透著漢弗萊正在說大笑話的質疑。

「我想也是,你在拖人下海的時候就灌了索恩海人草吧,雖然魔幻海的規章明訂要讓人類使用神所賜與的自由意志來做選擇,不過我看你應該也做個只是表面功夫。」

作為海妖的第一把手,漢弗萊阿普比自是通曉兩個世界的大小規則,優雅狡猾地遊走在其中的灰色地帶。

「撲,漢弗萊,講的你好像讓吉姆哈克有所選擇一樣,打從第二次浮上海面跟對方見面,就將海人草的粉末就飄散在空氣裡吧,讓對方吸收到足夠的量再一次拉回海底。吉姆哈克現在躺在這裡可不是湊巧,你早就對這男人有興趣了。」

「怎麼可能..」


法蘭克舉起食指直接打斷漢弗萊的辯解,

「別否認,我跟你認識這麼久,你的伎倆我會不知道?我對你的手段沒有意見,但你  最好想想怎麼跟阿諾德交代,這個男人沒有實質犧牲任何東西就進來魔幻海的世界,阿諾德可不會允許這件事。」

阿諾德是魔幻海域的真正王者,傳說的海妖,包容各種生物,卻又多變殘酷,就跟大海一樣。沒有多少海底生物見過他真實的模樣,但他的觸角漫步在海域中任何一個角落,自從將大小事情丟給漢弗萊處理後,就益加神秘,但漢弗萊和法蘭克都知道,阿諾德監控著整個海底世界的運作,也維持著兩個世界的平衡。

「比起擔心我,不如擔心宰相大人吧,他也沒有交換任何東西,不是嗎?」

漢弗萊也不甘示弱瞪了回去,

「他?」法蘭克瞥了一眼床簾,挑起眉頭,把問題丟回去:

「彼得索恩是我掠奪來的獵物,本來就無關交易,他只是剛好是這個國王的替身倒楣鬼,但吉姆哈克可不同,你無法辯解。不過...」

話鋒一轉,

「這些也得等國王陛下熬過這波轉生再說了,是吧,Humpy。」

「哈克會熬過去的,我保證。想要奪走這個人,想都別想,不可能。」

漢弗萊重新走回床邊的位置,態度是少有的堅定,送客之意溢於言表。

「Frank,希望你的獵物之後不會出現反噬現象,這個機率可不小。」

「無所謂,人類這麼多,慾望更多,祭品永遠不缺,再抓就有了。」

作為站在掠食者頂端的海王類王者,不以為然地咧嘴笑著,當初他將索恩拖進海底的那刻不管對方是不是能適應藥性,就灌了對方海人草魔藥, 死活全看索恩自己的造化,反正當他被這個笨蛋國王出賣成祭品的時候,他在陸上的人生就結束了。

漢弗萊只是撐著下巴微笑著,

「世事難料、乾坤莫測阿,有聽過莫非定律嗎?我的老朋友。」



评论(2)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