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ila.wu

[YPM]Better(Jim/Humphrey, Frank /Peter)

[AU設定]

"Nothing is Certain, except Death and Tax."

Peter Thorn 作為昔日的衛生部(DHSS)大臣,當他破例晉升三級進入財政部,

本以為能在其中有所作為,但當他看到財政部的常務秘書Frank Godon瞇著眼,

不動聲色就把財政大臣的提案原封不動讓大臣自己哭喪著臉拿回去,

他當下腦海裡就浮出這句話。


哈克說的沒錯,財政部才是那真正大山。


你怎麼可能鬥的過一個遠在諾曼征服(Norman Conquest)、在英國國王出現就已經存在的部門?財政部是所有內閣的原型,也是存在最久又最有權的部門。要知道不列顛至今唯一一次的共和,就是King Charle還不起財政部的錢,然後被推上了斷頭臺。


連國王都敢砍了,首相和財政大臣算什麼。


但他更沒想到,進來財政部沒多久,財政大臣就爆發醜聞下台,更意外的是自己成為新任的財政大臣人選。新的任命並沒有帶給他之前那次晉升的開心,反而是更多的猶豫和憂慮。


"我相信憑你醫生的天職,將會帶給英國耳目一新的感覺。"

"Jim,老實說我很高興你對我的厚愛,但...我自己並不是財政專門。"

他坦承以對。

他是內科醫生出身,醫生講話是沒有模糊的空間,直接、快速、確實,是每個醫生的養成背景。

可惜這套在白廳裡一點用處都沒有。

"別擔心,首相自己也只是能三等學位的LSE畢業。"

"謝謝你,伯納德。"

首相和內閣秘書同時瞪著首相私人秘書。

"Peter,我很看好你,你一定能勝任的。"

首相拔下眼鏡,帶著鼓勵的語氣如此說。

"別擔心,Dr. Thorn,Sir Frank是非常盡責的常務秘書,他一定會給你足夠的協助。"


足夠多的苦頭才是吧...


像是看穿了自己的猶豫,內閣秘書懷裡揣著文件夾,揚起眉毛笑著接著說了財政部在大英帝國的重要性、對這個社會、這個世界有多任重而道遠云云---足足講了一分鐘。

如果要Peter Thorn推舉一個把英文推向語言藝術高峰的代表,Sir Humphrey絕對是不二人選。

他看向自信滿滿的內閣秘書,再看向首相期盼的眼神,一時拒絕的話他也說不出來。

"你想想,你有那麼多好的、人道救援的醫療計畫,如果錢的事情能搞定,這些計畫都可以實施,那麼你不是只救那一兩個人,你救了整個英格蘭阿。還有你那個什麼Cigarrete paper..."

哈克講的激昂,好似揮動手上的文件就像能煽動出升高的民調一樣。

"The Cigarette on paper,Prime Minister." 內閣秘書摸摸耳朵,輕咳一下好意提醒,哈克看了對方一眼後才開口問:

"你的決定?"

"...好吧!我接受,謝謝你首相。"


他想自己其實也沒有什麼選擇,除非就此離開仕途。


Peter Thorn是明眼人,他看的出來只要是首相想要而且需要的,

這位內閣秘書一定會幫他弄到手。

Dudley的下台,在外人眼裡是首相跟大臣的鬥爭,但看在他眼裡,

這是首相替內閣秘書加固了他的權力。


喔!得了吧,內閣大臣裡那個看不出來最後觸怒首相底線,

是Dudley在會議上讓Sir Humphrey難堪?

Hacker會不知道Dudley的火爆脾氣和直接了當的表達方式?

那人可是他自己一路保駕到就業大臣,忠誠度根本也不會是問題。


當他回到醫學院跟好友與老師們講這件事的時候,所有人都驚呆了,

友人甚至七嘴八舌地建議自己應該先去看看神經內科、腦外科、身心科等等。


"至少做個核磁共振吧,很多腦內損外表是看不出來的,我可以讓你一個禮拜內排到位置"學長好心地建議。

"你這是在跟浮士德交易"他的老師搖搖頭,做了結論。

***

擔任財政部大臣的日子每一天都堪比在急診室的日子,

現在他慶幸自己在當總醫師時曾經歷連續三十個小時沒闔眼的訓練,

讓他至少在周旋在部門的行政工作間還有足夠的體力和毅力。

可是當自己的常務秘書每次堆起假笑,眼睛瞇成一直線,那不僅代表談話終止,也代表對方對自己已經了然於心。

這也代表他等會還得在吞兩顆阿斯匹靈。


他真痛恨Sir Frank微笑著,講著無視於人命和道德的提議,道德真空的具體展現--


「大臣,財政沒有對與錯,只有做與不做。」


對這位常務秘書的瞭解,他認為大概只有加稅和招進更多的國稅人員才是對方真正的關心財政事務。


「大臣,沒有足夠的預算,任何人道醫療都只是浮雲。滿足自我就贖而已。」


說這句話的Frank有一種透著的冷,不是平常的那種敷衍微笑,

而是面無表情盯著自己,坦然地冷漠和一針見血。

Frank對自己的態度通常是強硬而直接,包括要「矇」事情的時候也是如此,被點破之後也會臉不紅氣不喘的說法大轉彎,他完全沒輒。

至少他還有一點慶幸的是,當他們面對報表時,Sir Frank行事果決而不花俏,

能少一些廢話直切事情核心的對話,還是有意義許多的---至少你會知道你的提議是還能搶救還是宣告不治,而不是如待在急診室外毫無頭緒的焦慮和無止盡的等待。


可是再多的實習和行醫經驗都再再證實自己是醫師,完全的財政外行。

Sir Frank是牛津的經濟學高材生,任何數字在他手上都能幻化成任何他想要的樣子,

他知道自己不是笨蛋,也不會對數字和曲線圖感到恐懼,在衛生部的時候從沒被衛生部的常務秘書牽著走,可他很清楚知道自己鬥不過Sir Frank這個男人。


「這個報表裡感覺不對勁,貝倫森銀行呆帳比例不會過高嗎?」他指著財報,擰著眉頭問。

「這是借貸給三間外國客戶,我們已經有調查了,不用大張旗鼓,會讓金融城不安的。」


他的常務秘書戴起眼鏡,指著欄位下的幾行文字,手上還拿著一份金融時報。


坊間傳言,泰晤士報的讀者是真正治理這個國家的人,讀金融時報的則是握有這個國家的人,這話看起來說的一點也沒錯。


在進入財政部前,他最常看的是《刺胳針》(Lancet)


「那些調查可靠嗎?如果調查員的採樣有問題,那檢測的結果怎麼可能會準確?」

「恕我直言大臣,我們不會用"採樣"和"檢測"這種說法。金融調查不在於準確,而在於我們決定要跟大眾說什麼樣的經濟走向。」

Frank顯然對他的說法很不滿意。

「為了這個目的,說謊也可以嗎?」

他很難想像拿著左肺有陰影的X光片要怎麼辯解醫師開到右肺的手術錯誤。

「那不是說謊,更貼切點,我們稱之為不同角度的解讀。」

Frank堆起那標示談話結束的假笑後,想要抽回那份報告,他一把按住了對方的手背,


「Frank,我直接說了,我堅持換掉那個昏聵的老頭。讓一個聰明一點、誠實一點的人來擔任中央銀行的董事。好好整頓體檢財政,不然要收拾這些未爆彈到什麼時候呢?我們根本如坐針氈。」

他的常務秘書回了神,收回自己的手,無意識地摩擦雙手,沈默了一下,再三琢磨後才開口:

「如果您指的是您和本部門,那麼,容我考慮一下。但大臣,您有合適的人選嗎?我說的是"真正合適的人選",而不是去捅馬蜂窩的蠢蛋。」


「這...。」他根本對金融界和商界人脈毫無概念。

「不恰當的中央銀行人選不僅對政府傷害甚深,十號也不會容忍。如果一位財政大臣無法給予適當的判斷,那麼整個財政部也不會為之背書。」


這個會談在Frank拋下這句話離開後不了了之。


Peter Thorn失望地跌坐回自己的位置,

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失望什麼,是自己有志難伸?

還是對國家財政的危機都無法阻止的沮喪?

亦或是儘管這段時間以來自己的努力始終無法獲得常務秘書的認同?


一手撐著額,另一手拉開抽屜,這次他吞過高標止痛劑劑量。


***

隔天下午,假日,他有些心灰意冷地走回辦公室,

琢磨著接下來的要繼續無意義地跟自己的常務秘書鬥爭下去,

還是要乾脆跟首相辭職重拾醫生工作,免得自己死於高劑量或成癮劑量的藥物,

意外地看到他的常務秘書竟然站在財政部迴廊的落地窗前。


Frank Gordon穿著黑色三件式的西裝,將其身姿襯的更為直挺修長,

凝視著剛送到文件,神情專注而凝重---顯然不會是好消息,

可能是英格蘭銀行的倒債數字遠超出預期,私下評估、真正的那種。

他一手握著懷錶,看看文件、又看了懷錶一眼,在陽光下皺眉沈思,影子拖的老長。


當他轉身要走回自己的常務辦公室瞬間,Peter Thorn彷彿看到那人撐著整個不列顛,

那雙淡褐色的眼瞳專注而如利劍般冷冽,似乎能展斷任何瑣碎繁亂。

Frank Gordon那一刻就像不列顛邁向金融帝國時期,所有實業家和金融家的縮影。


「Frank。」他叫住對方。

「大臣。您怎麼...」對方顯然也很驚訝這個時間自己會到辦公室。

「well...餡餅不會從天上掉下來,我沒辦法提高部門預算,但至少我想我還能提高英國勞動時數的平均。」


他打趣的自我調侃,而他的常務秘書難得地露出了真正的笑容。


「呆帳問題?」他直接切入問題,對方在考慮了一下後點頭,遞出了卷宗。


只稍看了一眼就喊了出來:


「老天...這簡直就像插管的病患還怕自己管子插太少,硬捅自己幾刀...

  Frank,我已經厭倦了整天辯論那些不可辯之理,你或許不認同我,

  但那沒有關係,可是你得承認得整頓一下金融城了,這些醜聞不是只有擊垮我,

  會擊垮這個部門、甚至摧毀這個政府阿!徹底檢查是所有治療的第一步。」


Frank花了比平常更久的時間看著自己,然後望向自己手上文件,像是下定了決心一樣,聳了聳肩,一字一句緩緩地說:


「您說的是,大臣。」

「你同意我?!」


Peter Thorn不敢置信自己的好運氣,而且可能是光線折射的視覺影響,

他突然覺得常務秘書看著自己的眼神比平常更...有一股難以言喻的感覺?!


「也該是給中央銀行找位聰明又誠實的董事了,亞歷山大 詹森(Alexander Jameson)如何?」

「詹森嗎?那位Mr.Clean?他可不是老油條,不見得會接受你們的遊戲規矩,你知道的吧。」

「這是個值得一試的新嘗試不是嗎?一如您擔任了財政大臣。」


他們相視一笑。


「那麼這就是我們財政部最後的推舉名單了,你會幫助我吧,Frank?」


他將卷宗闔上,遞出。


「是的,我親愛的大臣。」


Frank Gordon 將卷宗收下,一手習慣性地撐在腰間,露出了今天第二個真心的微笑,還多了幾分讚賞。


或許進入財政部工作不是真的這麼糟,Peter Thorn這樣告訴自己,

畢竟他做為醫生,不是第一天、也不會是最後一天跟浮士德打交道。


***

幾天後,哈克找他私下會談,問他在財政部適應的如何,

他沈思一會,決定如實地講出自己的感受。


如果說Sir Humphrey是展現不列顛帝國的官僚藝術之人,Sir Frank就像是不列顛金融成就下的標竿人物,精準、無情、道德真空,無視於上位的是那個大臣,但足以撐起整個帝國的金融


「這麼說來...你也被馴服了?」Hacker摘下眼鏡,眼裡是十足十的玩味。


「是,也不是。」這是實話。


「或許不比您跟內閣秘書共事的情況,但...我能接受Sir Frank。」


哈克沈默了一會後輕聲說了:「Thank you,Peter。」


***

「我以為這次的財政大臣至少會是在我這邊的人,結果還是被Sir Frank馴服了阿,Humphrey,到底你們常務秘書是有什麼能力阿?」


哈克仰頭長嘆,本來還以為Peter做不到幾個月就會自己辭職,

現在看起來,就算想要搞他下台,財政常務秘書都不見得會讓自己得手。


「喔不,首相,這次真不好說,我不確定是您丟掉一個大臣,還是我們失去了一個忠誠的高級文官。」


對於伴侶私下毫無形象這件事情,Humphrey早已放棄勸說,他看著Frank送上來財政部一致推舉的中央銀行董事名單,無奈地做了結論。


评论(4)

热度(34)

  1. USNAVYYARDemila.wu 转载了此文字
  2. 街角的野良貓emila.wu 转载了此文字
    搬走啦,這篇給你兩個大拇指(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