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ila.wu

(Yes Prime Minister) Roll Deep

謝謝阿~這份禮真是太貴重了!要寫兩個黑心肝的文官場景,真的會燒光腦細胞。

街角的野良貓: 

 贈 @emila.wu 生日快樂 , 希望妳會喜歡~








「—今天的會議就到此結束。謝謝,紳士們。」

Humphrey話音一落,各部門的常務秘書們便紛紛如往常那般手拿著整理好的文件起身離開了內閣秘書辦公室。

除了擔任財政部常務秘書職務的Sir Frank Gordon。

「我能留下來和你說幾句話嗎,Humphrey?若是你接下來沒有任何安排的話…?」

「當然可以,Frank。那邊坐。」內閣秘書接著蓋上鋼筆筆蓋,眼睛仍不離文件最後一行的內容,「茶?」

然而對方卻並未給予他任何回應—這可不像是他這位同僚一貫的作風。

「Frank?」Humphrey轉過頭,正好對上對方望過來的目光,「怎麼了?」

「你看上去似乎對我說要和你私下談話的事不怎麼驚訝啊,Humphrey。」

後者微一聳肩,語調夾雜著三分玩笑與七分的漫不經心。

「噢,若是你已經和Hacker這樣一個熱衷於幻想的首相一起工作了兩年時間的話—這還不包括他先前擔任行政部大臣的那三年—我相信你也能像我一樣對身邊發生的任何事都泰然處之的,我親愛的朋友。」

Frank抱著手臂,微微皺著眉頭,直到Humphrey親自倒了杯泡好的紅茶推到小圓桌另一頭,他才總算繞過會議桌在對方身旁的空椅子上坐了下來。

「…好吧。那你是否願意代你的首相大人好好向我解釋一下那位狂熱份子先生出現在財政部辦公室裡是怎麼回事?」

內閣秘書聞言瞥了他一眼,接著若無其事似的拿起茶壺往杯裡加進溫熱的牛奶。

「自然是調進去的—我以為這很明顯?」

「別跟我裝傻,Humphrey,我不吃你這套。」Frank冷冷一抬嘴角,食指指尖往圓桌上輕敲了兩下,「我現在在問的是,你的首相到底想對我的部門做什麼。」

兩人眼神對上好半晌,最後是Humphrey率先挪開視線,伸手端起了紅茶。

「我看不出這有什麼值得令你慌張的,Frank。」

對方略挑起一邊眉頭表示探詢。

「Peter Thorn不過是一個內科醫生而已,等過段時間我將首相的注意力轉移到其他地方上以後,你自然就能夠像當初處理掉Cartwright一樣處理掉他了。」

「如果你心裡真的是這麼考慮的話,那我恐怕你這次是打錯算盤了,Humphrey。」

「什麼意思?」

「我不知道你那位在給他調令的時候究竟說了些什麼,但就我看來他似乎是打定主意要將你那位的命令給執行到底了。實話告訴你,Thorn弄得財相很焦慮。」

Humphrey啜飲了一口紅茶,聽見這話倒是笑了笑,「我還以為讓政客們焦慮並藉此令他們從中取得自我滿足的成就是上天賦予我們的神聖使命呢,Frank。」

「是,我同意。」財政部常務秘書臉上神情卻是沒有絲毫放鬆的跡象,「—前提是倘若首相沒有打算把他踢去上議院的話。」

他的同僚聞言一怔,隨即蹙起眉頭,「Hacker沒打算把他踢出內閣—至少暫時沒有—你從哪聽到的傳聞?」

「不是傳聞,Humphrey。」Frank端起自己那杯已經半溫的紅茶靠近唇邊喝了一口,「是Thorn這陣子在部裡的一些行徑逼得他不得不往最壞的方面去想—甚至是有理由那麼去想—也就是你的首相安插這麼個人進去是打算讓他在時機成熟時取而代之。」

「何以見得?」

「因為他不斷的來找我問問題,Humphrey。」

「就這樣?」

「『就這樣?』—這還不夠嚴重嗎?!財相已經連我都開始懷疑了!」

Humphrey端著紅茶杯往後靠進沙發椅背裡,「哦,那你大可不必回答,你知道—看看你手底下那麼多個常務副秘書,從裡面隨便挑一個過去都能應付他。」

「該怎麼處理你以為我會不知道嗎?問題恰恰正出在這裡!」對方微曲食指再度往桌面上敲了兩下,「他有你那位在背後給他撐腰,Humphrey。而他本人又極其的執拗,特別是在一些無關緊要的細微末節上—」

「你指的是單位還是小數點?」

「都有。」

「啊,那可真不走運。」

Humphrey低垂下眉眼,又拿起茶壺往雙方的杯裡個添了些紅茶,「這是皇家內科醫師協會那群狂熱份子們一貫的老毛病了。但他總不至於在你處理正事時還緊跟著你不放吧,Frank?我的意思是,你名義上雖仍算是他的下屬,為他解釋一些文件裡晦澀的專有名詞尚且無可厚非,不過再怎麼樣他多少總要顧及他目前的上司對他這樣的行徑會有什麼樣的看法吧—除非他不在意。」

然而財政部常務秘書卻出乎Humphrey意料,罕有地苦笑著點頭。

「他的確不在意—我恐怕這就是另一個問題了,Humphrey。Thorn這個人軟硬不吃,我親眼見過他只是用幾句話就將財相噎到說不出話來還讓他找不到理由對他生氣,是難得的聰明人…聰明而且棘手,我得說。」

「如何,事情都到這個地步了你還仍然選擇要袖手旁觀嗎?別忘了這整個體制是依靠我們—也就是我和你兩個人—各自在維繫首相與財相之間的緊張關係的。縱使我確實不在乎財相位子上坐的究竟是誰,但那並不意味著我會樂見首相以如此莽撞的方式率先打破這樣的緊張平衡—我相信你理當也與我有著同樣看法…沒錯吧,Humphrey?」

Humphrey抬眼望向板著張臉等著自己給出一個合理解釋的同僚兼友人,片刻後,擱下瓷杯的他微嘆口氣,「…Frank,說實話,你讓我很為難。」

「哦?」

「就像你說的,這整個體系是依靠你我兩個人在維繫的—我控制首相,而你控制財相。然而問題在於,因為先前Hacker已經在我們持反對態度的禁菸法案上有所退讓,這才迫使我不得不在接下來他任命Thorn進財政部一事上也相對退讓一步,因此恐怕短期之內是很難再說服他偏向我們這邊了。」

對方聞言,頓時將伸向瓷杯的手收了回來,再度深深皺起了眉頭,「所以你的意思是不管了?我真不敢相信,Humphrey—」

「不,我的意思是換個方式管,Frank。」Humphrey抬手示意對方先聽自己說完,「既然首相和財相之間的猜忌敵對已經到了上帝都無可挽回的地步,那麼我看我們倒不妨就乾脆順了首相的意送走財相—畢竟,你無法信任你曾欺騙過的人。」

「至於空出來的位置嘛,考慮到你和Dr.Thorn之間相處顯然頗為融洽,我想由你這個財政部常務秘書來為下一任財相人選提前熟悉文書工作更是再適合不過,相信等內閣改組名單公布以後是不會有人出來指責你不務正業的…包括備受你無私幫助的新任財相本人在內。」

「…別告訴我你是認真的,Humphrey。」

「哦,相信我,這是我唯一所能想到的最好的解決方法了,我親愛的Frank。」

內閣秘書邊說著,邊為對方換掉他面前瓷杯裡已然不再溫熱的紅茶,唇畔接著揚起一抹貓似的狡黠微笑,「反正你也已經受夠了那個老是不聽勸的蠢貨不是嗎?我認為現在該是時候建議首相為財政部選出一位既聰明又懂得尊重他的常務秘書專業意見的掌權者了…你說呢,老朋友?」

財政部現任常務秘書臉上的緊繃神情自進辦公室後終於有了一絲鬆動。

—Peter Thorn嗎…?

沉默思索半晌,Frank摘下金邊眼鏡放回三件套的外衣內袋,然後端起紅茶杯往後半躺靠進沙發椅背,面容神色在轉瞬之間就回復到以往那般慵懶帶笑的模樣。

「噢,在我看來這個建議真是再好不過了,My dear Humphrey。」


评论

热度(21)

  1. emila.wu街角的野良貓 转载了此文字
    謝謝阿~這份禮真是太貴重了!要寫兩個黑心肝的文官場景,真的會燒光腦細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