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ila.wu

关于伯纳德当上内阁秘书以后的一些趣事

其實也不見得是伯納德的問題(當然他的個性更容易妥協是讓天平快速傾斜的原因之一),但從歷史上來看,只擁有事權的單位幾乎都會被擁有實質政治權力的單位或組織往邊緣壓縮,不要說英國了,中國的內外朝和三省六部的演變也是很好的佐證。

阿諾德和漢弗萊基本上是透過踢人和踢球的方式介入政權,不過從伯納德跟他們兩個人的對話裡,看的出來他自己比較偏向將文官走向純粹的公務事務性處理,當然如果以政府體制完整性來說,可能是好的,但如果以制衡民粹主義抬頭來看,無疑是災難性的,而且很難逆轉。

不過這或許也是漢弗萊自己種的因,因為在公務體系裡面,破格提拔本身就是一個高風險的事情,對提拔者和被提拔者都是,一般來說都是由財政部的常務秘書上任(我個人比較偏向腦洞這邊,感覺是跟財政部私下交易了不少)。哈克也是一個跌破眼鏡的提拔就是,套句哈克自己說的:不問最後的目的而只看中間的手段(what we fight for?)就是這部影劇所有喜和悲的核心。

Solitueon:

在The Yes Minister Miscellany一书的最后有三篇“讣告”,分别是YPM主角三人的(虽然按照设定伯纳德还没死呢,不过电视剧改编小说也是发表在未来的,估计伯纳德的讣告也是将来时)。其中有些好玩的事情,主要是关于伯纳德当内阁秘书的信息,我在别处暂时还没见过,所以拿来分享一下。
这里设定伯纳德的生年是1944年,然而其他资料里面设定的是和演员本人的生日一样,所以这里出现了不一致。其实不一致不只这里。在第一集里哈克的年龄是“late forties”,当时是1980年,也就是他必然出生在1930年代初,然而后来强行用了演员设定以后,就变成了他当时五十多岁。不过汉弗莱倒是没什么问题,如果用演员的年龄他当时是51岁,符合early fifties的设定。虽然五十多岁这个设定似乎也只出现在了小说里没有出现在电视剧里。
所以人物年龄这种东西只能自由心证了(主要是我真的私心不想让哈克死那么早,还有很多东西他需要亲眼看看呢((
好吧后面说的就是我希望他亲眼看到的内容之一……
三篇讣告里面大概只有伯纳德信息量是最大的,因为涉及到他成为内阁秘书以后的事情。大概的事情发展是,在哈克卸任以后他成为了常任秘书(大概就是小汉一开始的那个职位,不过不确定是哪个部门),在一次大选以后,新政府班子成立,同时汉弗莱退休,他便接替汉弗莱成了新的内阁秘书。
伯纳德当了内阁秘书之后政府的情况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因为他缺乏前任的决策力和手腕,并且倾向于妥协,加上政客们决心挑战原来的体系,因此公务员失去了很多权力。书中说的是“新政府醉心于非正式程序,决心将其党派政策加诸于公务员系统之上。过去曾经在10号的内阁会议室中定下的决策,现在全部在书房的沙发上完成;而曾经被公务人员礼貌地排挤到局外的政治顾问,现在掌握了正式的权力。”有人建议过伯纳德拒绝执行新的体系并且挑战首相,甚至想办法让首相下台,也有人建议他辞职并且把这些问题公之于众。然而伯纳德本性倾向于妥协退让,对于直接对抗十分厌恶,所以并没有能够做到这些。当时的政治评论员评论他说:“好像一个反过来的凯撒,他来,他见,他屈服。”而且这样做的结果是政策的制定过程非正式化,政府信息变成了党派的自吹自擂。也就是说,政府愈发地被少数政客和党派操纵,政策的决定变得随意而且个人化,不再像以前那样持续和稳定的运转。 
其实这个本身算好事还是坏事还真不好判断,但是这些评价本身可以说相当的不客气,至少从公务员的角度来说绝对是一场灾难,更别说新政府终于实现了哈克多年来都没实现的愿望:裁减公务员系统,减少公务员数量。虽然后来也有人分析说,这些变化并不能全部归咎于伯纳德的个人性格和能力,也和当时的政治大局有关系,伯纳德自己也认为这样的挑战势不可挡。不过不管怎么说,他是被钉在了公务员体系历史的耻辱柱上了。
在汉弗莱的讣告里面提到,汉弗莱的离任是一个时代的结束。讣告里面对汉弗莱的评价很高,至少在维持公务员体系方面,他绝对是顶尖的。两个讣告中都提到,汉弗莱绝对会对后来事情的变化感到十分震惊,甚至痛心疾首。他看到了他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政客制定决策,以及公务员整体数量的缩减。从某种意义上说,伯纳德的继任毁了他全部的人生意义也不为过——毕竟这个人除了维护公务员体系,就没有别的什么原则可言了。
有趣的是,伯纳德的成功,很大程度上归功于他的两个优势:即他身边的两个人,汉弗莱和哈克。他当时在两人中间作为润滑剂那段时间让他取得了后来成为首相的哈克以及内阁秘书的汉弗莱的信任。其实这个工作本来应该对于一个新任私人秘书是有些困难的,但是他的容易相处的性格以及善于助人,反而成就了他。虽然如此,后来哈克当了首相以后对他的破格提拔,汉弗莱还是反对的,不过哈克没有听他的,坚持己见提拔了伯纳德——讣告中说这样的提拔谁都没有预料到。不像汉弗莱,刚一进入公务员系统就马上展示了自己的天赋和潜能,他被提拔到内阁秘书的时候简直没有任何人有疑问,所有的人都难以望其项背,伯纳德的最后走向公务员的权力最高峰,可以说是一场或者很多场意外的结果,没有人能够想到。这个倒是跟哈克当首相有一拼,一开始提出要让哈克当首相的时候大家都以为是个笑话。
这里非常微妙,哈克的破格提拔可以说是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之后的一系列事情都可以从这里找到根源。毕竟作为首相的私人秘书,其接近权力中心的优势不可小觑,之后再上位简直顺理成章。但是归根结底,把他指定为内阁秘书继任者的还是汉弗莱,也许其他高级公务员也可以施加影响,比如弗兰克这种,不过归根结底,还是汉弗莱说了算。
跟人讨论的时候别人说从阿诺德到汉弗莱到伯纳德,可谓黄鼠狼下耗子——一代不如一代。其实我觉得考虑到小汉和阿诺德的资历经验差别,加上对于两个人我们本身看到的信息量不同,小汉可能本身能力上并没有比阿诺德差那么多。我还是可以想象阿诺德刚当上内阁秘书的时候可能也去跟前任求教,而过了十年的小汉也可以做到这么举重若轻一切尽在掌握之中的。但是比起阿诺德他致命的缺陷就是,他指定的继任者远远不如阿诺德指定的继任者。不管是因为他自己识人不明,还是因为种种政治和个人的考虑最后作了这个决定,很显然后来的事情就算会让他痛心疾首,也是一定程度的咎由自取。
关于伯纳德如何当上了内阁秘书的这个问题,我还是非常有兴趣的。不知道别的资料里面有没有提到?如果没有我觉得简直可以开脑洞写一篇文了!肯定是各种勾心斗角争权夺利幕后黑手,说不定还有反对党(后来的新政府)的暗中策划……感觉超级爽,尤其是如果哈克还在看到这一切,大概会……百感交集?
只是不知道这样的文能写啥CP,没有CP我是写不下去长篇的(恋爱脑没救
哦书中还说,汉弗莱没有留下任何日记……看起来有些事情是无从得知了,只能靠想象。当然一切本来就是作者的想象,但是太贴近真实,所有的脑补起来都和三次元一样带感。
最近我还在看一本书,书名是A Very Courageous Decision: The Inside Story of Yes Minister. 非常有趣,讲了很多演员的趣事和拍摄过程中的故事,以及作者的构思想法之类。看完以后我(大概)会来repo一下。




评论(5)

热度(53)

  1. emila.wuSolitueon 转载了此文字
    其實也不見得是伯納德的問題(當然他的個性更容易妥協是讓天平快速傾斜的原因之一),但從歷史上來看,只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