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ila.wu

[YPM] Somewhere Only We know (Jim/Humphrey)

AU設定 

***

Somewhere only we know.

I walked across an empty land
I knew the pathway like the back of my hand
I felt the earth beneath my feet
Sat by the river and it made me complete


對特工處的弗雷(The Commander of Special Branch)來說,

他和下屬保護過的大臣和首相很多,哈克只是其中一個,

他只是沒想過吉姆哈克後來會成為首相--而且是從行政部門、漢弗萊阿普比爵士手上。


他不認為漢弗萊爵士對大臣或首相的安危有多看重,

這些常務秘書表裡不一的情況不亞於政客,因此哈克擔任行政大臣時,

曾受到國際自由軍威脅的時候,漢弗萊爵士私下幾次跟自己叮嚀和討論的時,那種謹慎而小心的態度,才會讓自己印象特別深刻:他是真的在乎吉姆哈克這個人。


但哈克是怎麼對漢弗萊爵士的呢?


弗雷曾經好奇過,但隨即就拋在腦後,畢竟對很多政客來說,

部裡的秘書不過是隻交辦工作的狗,常務秘書就是還會反咬你一口的那種。


I came across a fallen tree
I felt the branches of it looking at me
Is this the place we used to love?
Is this the place that I’ve been dreaming of?


直到多年後,他正要去例行報告特工監聽的內容時,看到首相私人辦公室的一幕,曾經潛藏在內心的小疑問就像無意間打開了祖母的萬寶盒,謎底就在那瞬間震撼人心。


那是離約定好的時間還晚了一些,他跟首相私人秘書交代,後者顯然有急事要離開,


「等一下首相沒有其他的行程,您就直接進去好了,我還得去辦點事情。」


他輕輕推開門扇。


室內一片靜謐,只有牆上滴答的鐘擺聲,午後兩三點鐘,陽光就這樣從窗戶灑入室內,湖水綠的沙發上是內閣秘書-漢弗萊爵士,那人靠在椅背上,睡的很沈。

哈克首相就這樣坐在他旁邊,看著攤放在膝上的文件,突然間,他將眼鏡取下來,像是小貓發現什麼有趣的東西,似乎想要捉弄睡的正熟的內閣秘書,才正想伸出手,觸及那人的臉頰時,他就縮回手,坐回位置,手撐著下頷,凝視著那因為過度疲勞而沈睡的對方。


不知過了多久,哈克首相站起來,脫下西裝外套,蓋住漢弗萊爵士,又看了好一會,

才輕聲地說一句:


「辛苦了,Humpy。」


儘管是如此呆板而平淡的話,可那眼神充滿著眷戀和溫柔,是弗雷從沒在任何一對大臣和常務秘書、首相和內閣秘書身上看過。


隨即首相走回自己的辦公桌繼續批改公文。


弗雷從頭到尾都不哼出一口氣,他覺得自己似乎闖入了一個他不應該出現的氛圍裡。他退到門扇後,重新調整情緒和心情後,以不輕不重的力道敲了門。


Talk about it somewhere only we know.
This could be the end of everything.


作為特工處的主要負責人,監聽和監控是他工作的主軸,他知道首相和內閣秘書天天都在角力對抗,那些唇槍舌戰,就算沒有親眼目睹,在監聽器裡也能感到他們之間的張力和攻防。不過有些事情還是得親眼目睹,吉姆哈克和漢弗萊阿普比之間的關係,就像潘朵拉的盒子,由千絲萬縷由利害交織的網結成,如果夠幸運,會看到在層層疊疊的煙幕下,還有另一種和諧與真誠的情感存在。

不過,那從不需要跟其他人說明,因為那只存在他們最幽微而柔軟的羈絆中。


We go somewhere only we know.


(End)


评论(6)

热度(30)

  1. 街角的野良貓emila.wu 转载了此文字
    你竟然寫了這對啊~終於~(喵嗚撲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