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ila.wu

[YM/YPM]Maps (遲來的情人節短篇應景文)

AU設定

CP:Jim Hacker/ Humphrey Appleby

        Frank Gordon/Peter Thorn

***

聽到開門聲,Peter Thorn起身放下文件,走到起居室看著進門的男人,皺著眉頭問:

「今天拖的特別晚,很棘手嗎?」

「喔~一切都還在掌握中,內閣秘書召開的常務秘書會議都不是太輕鬆的,

  特別是如果有意見相左的就業部常務秘書和工業部常務秘書針鋒相對,

  這種會議不是考驗部門合作精神,而是考驗馬拉松競賽耐力。」


儘管拖著一身疲憊,Frank Gordon仍能維持一貫的優雅和鋒利,

不喟是帝國的財相


-有多令人感到棘手或許就有多吸引人。


Thorn在心裡咋舌,他接過對方脫下的西裝外套,遞上睡袍和浴巾,


「至少你從戰役裡倖存下來,順利抵達了終點。」他聳聳肩,笑了笑。


Frank蒼藍色的眼凝視著他一會後,低下身親吻了對方的額角,微笑地接過盥洗衣物。


「我慶幸自己不是菲迪皮德斯。」(註一)


是阿,我是如此幸運,因為你就是我能抵達的凱旋之處。


***

只有Hacker知道,Humphrey才是心軟的那個。


那白廳日常的爾虞我詐、詭譎多變讓這個內閣秘書成為一種政治傳說,

好笑的是,那人只是文官,自己才是搞政治。


他看著那人明明累到話都講的迷迷糊糊,還堅持要洗完澡換上可笑的睡衣,

不回床上休息,而是爬上沙發縮在他身邊睡下,還逞強地呢喃辯解著

自己不是形式主義者。


拿起原來蓋在腿上的毯子披在Humphrey的身上,他拿下眼鏡,手指輕輕撫過那人眉角邊的歲月刻痕。


他突然感到有點恐慌。


怕時間太快,還沒將人看仔細,不到白頭就分離該怎麼辦


他們工作的時候總刀光劍影,而工作又佔據了他們大半的時間,甚至說,大半的生命,他突然害怕,還來不及跟對方說他對自己有多重要,就已經成了不知道那個國家元首們聚會的名目。


「Jim...我壓疼你了嗎?」彷彿感受到身邊人不安躁動,Humphrey睡眼惺忪地欲起身。


「沒有...你再睡會吧。回房我會叫你...」


Hacker趕緊將人按下,拍拍對方的手,頓了一會,他低低的問:


「Humpy,你還記得我說過,我們是恐怖份子和人質的關係嗎?」


「......恩....」


Humphrey半夢半醒的回應,搞不好他也不知道自己在回應什麼,可是Hacker不怎麼在意,他只是將人摟的更緊一點。


如果有一天,我已動也不能動,我還是會這樣看著你。

就算這個世界已經停止轉動,至少還有你,讓我能感受到自己存在在這裡。


***


能按圖索驥所得的安心之人,即是心安之處,亦是歸處。


***

註一:菲迪皮德斯,490B.C. 希波戰爭雅典獲得一次大捷,傳說中菲迪皮德斯這位通信兵快速地跑回雅典城告訴大家這個勝利,當他跑回雅典城大喊:「「歡樂吧,雅典人,我們勝利啦!」然後倒地不起,現在的馬拉松體育項目就是為了紀念他。

這邊簡單解釋一下:

因為Frank將內閣會議形容為跑馬拉松的苦差,Thorn才打趣地引用希波戰爭下的馬拉松戰役安慰對方,至少你打了一場勝戰。Frank則調侃自己至少自己是「好好的」回到對方身邊,他認為這才算真的凱旋,而非像菲迪皮德斯為了宣傳勝利而丟掉性命(丟掉最重要的東西)。





评论(2)

热度(27)

  1. 燕子妮妮emila.wu 转载了此文字
    好文,强推
  2. 街角的野良貓emila.wu 转载了此文字
    Happy Valentine's 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