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ila.wu

Miracle at Philadelphia

漫長的幾個世紀下來,其實歐洲人從來沒有看順眼過美國人過,獵奇、懷疑、抗拒、恐懼,這種情懷不是川普上台才有的。有趣的是看到當時法國旅人的觀察日記裡面提到的,1776年法國人到這塊新大陸的地方看到的景象,覺得這裡的人僵直嚴格、黨派氏族、不拘小節、率直大方、懷疑陌生人、樸素,就連年輕的妻子和丈夫之間也克守道德戒律,這一切在法國人眼裡是如此的呆板煩悶。

但同樣的這些人,在法國人眼裡,他們親自上街買菜;親自走出去替百姓執法;親自開門接待你;也隨時提起步槍走出家門上前殺敵。他們什麼都可以拋下,投入革命和戰爭。這是歐陸的人做不到的,當強權在面前的時候,有多少人像這塊新大陸的人一樣挺身而出。

或許這就是BOB跟YM&YPM兩個系列的影集看完後,還是覺得美劇療癒的關係。

评论(1)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