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ila.wu

Yes,Prime Minister同人 A Proposal[Jim/Humphrey]

Goodoldhumpy:

燕子妮妮:

杨冬:

  
   

Yes,Prime Minister同人
A Proposal[Jim/Humphrey]
文笔渣渣的同人~严重ooc~慎入

雪从暗灰色的天空幽幽落下,路面上满是泥泞的半融化的冰水,行人瑟缩着裹紧大衣,小心地快步走着,脚步一旦放缓,湿冷的空气让人一阵颤抖。
内阁秘书的办公室内一片温暖,Humphrey难得有清闲的时间,他把处理好的文件放到一边,惬意地读着诗集。

“冬天的蚂蚁颤抖的翅膀
等待瘦瘦的冬天结束。
我用缓慢的,呆笨的方式爱你,
几乎不说话,仅有只言片语。

是什么导致我们各自隐藏生活?
一个伤口,风,一个言词,一个起源。
我们有时用一种无助的方式等待,
笨拙地,并非全部也未愈合。 ”

Humphrey不理解却被这种幽微难言的情感打动,Bernard敲门进来时,思绪仍沉浸在诗中。Bernard看到一向强势严谨的内阁秘书此时像一只慵懒的人形猫一样蜷缩在椅子上,满足地半眯着眼睛,整洁的西服稍显凌乱,领带歪向一边。
Humphrey没有起身,用眼神示意Bernard坐下。Bernard少有地表情凝重,看上去像是被人强行押送到角斗场,担忧,不安,还有明知希望渺茫却依旧存在的期待。
Bernard几次犹豫着开口,却又什么也没说。Humphrey不赞成他吞吞吐吐的语气,要么聪明要么诚实,当发生事件来寻求解决方法时,却连说出事实的勇气都没有,何谈去解决问题。Humphrey重新拿起诗集,房间里只能听见Bernard急促的呼吸声。
Bernard犹豫了几两分钟,局促得脸上绯红,“Sir Humphrey,我想和你说句话。”
“好。”Humphrey起身倒了杯香槟递给Bernard。
“嗯……首相……他……”
“私自会见了专业人士?”
“是。”
“拟写了有勇气的提案?”
“是。”
“你希望获得我的支持?说出来吧。”
“首相三天前会见了Devin和Geoffrey,知名精神科医生和心理学家。”
“唔,首相开始关注社会心理状态?至少也是可以接受的,虽然不太恰当。”
“的确是关注社会心态,只不过是……另一个方面”
“什么?”
Bernard递过一份报告,“Devin和Geoffrey联合进行了关于同性恋的经验研究,研究结果表明同性恋者并不是心理障碍。”
Humphrey惊讶地看着Bernard。
“首相的提案,要求同性恋合法化,支持同性之间性行为,计划在十年内同性婚姻合法。”
“什么?”
“首相通知媒体,明天上午接受采访,并提前透露采访内容和同性恋平权运动有关,并暗示自己积极支持的态度。”
“Bernard,你应该提早告诉我。”
“可……”
“哦,当首相因为此事声名狼藉,你认为那里更适合你接下来的职业生涯?英联邦战争墓地委员会?”
Humphrey看着Bernard瞬间苍白的脸色,快速整理好西服,扶正领带,冷漠地补充一句,“作为私人秘书,最基本的职责是维护部门利益,维护公务员系统,维护首相的颜面,希望你记住,如果还有机会的话。”

“首相,恕我直言,作为非专业人士,你可能因为专业文章具有学科特色的筛选样本和处理数据方法,实验时明显具有偏向性的实验步骤,由于复杂且学术性强而极易导致谬误的因果判断,定义概念时微妙的误导性词句,和进行学术交流时不可避免的夸大成果,在所有数据案例为真的情况下,做出与事实有偏差的判断,并因为理论上的偏差而在实践中造成个人声誉和社会影响上不可挽回的严重后果,这也是不建议你和专家进行直接交流的主要原因。”Humphrey强压下紧张焦虑的情绪,声音一如既往的低沉冷静。
Jim早已自动屏蔽字数超过四十字的长难句,注意力不由自主地被Humphrey单薄的衣服和干燥起皮的嘴唇吸引。“说简单点。”
“你被专家误导了,这里是一些权威机构得出的结论。”
Humphrey优雅地从文件夹里拿出资料,递给首相。
“精神疾病诊断标准第二版:同性恋意味着判断力、稳定性、可信赖性或一般社会或职业能力的损害。”
“由精神病医生为主的调查委员会认为同性恋缺乏正常人的感情稳定性,并指出他们倒错的性格和薄弱的道德力量不仅使他们没有责任感,而且容易被人敲诈勒索,是对国家安全的威胁,会逐渐从内部破坏社会。”
Jim翻了翻资料,“你知道这种结论是有争议的。”
“的确是有争议,被少数人反对,却被广泛认同。”
“这种想法源于恐惧和无知。”
“首相,”Humphrey安抚性地笑了笑,用温和耐心,尽在掌握的哄骗腔调说到,“我只是个卑微的公务员,理解不了群众反对同性恋的深层原因。但我们可以达成一点共识,你的提案是有争议性的。我建议成立一个委员会评估同性恋平权运动的社会基础,规划发展方向,调整推进速度,等到时机成熟时,您再提出提案。”
“不不,Humphrey,现在。”首相激动得声音发抖,“就要现在。”
“现在时机不成熟。现状维持了千百年,想要改变也不急于一时。”
“他们被电击,催吐,囚禁,被迫服用精神药物,承受道德上的谴责,社会的压力,只是因为他们与生具来的特点。”
“与生具来的有害的特点。”
“他们没有选择的权力。”
“可惜你也可以用同样的说法为恋童癖,暴露癖和反社会人辩护。”
“他们没有伤害到任何人。”
“不,首相,政府追求的是稳定,长治久安,而不是人群中一少部分另类的不可告人的要求。他们是对社会伦理的挑战,是对英国现代文明社会基石的威胁。你支持了少数群体,却让绝大部分健康正常的人忍受对同性恋的憎恶和恐惧。”Humphrey冷漠地回答。
“为了多数人的利益,可以毫不顾忌地牺牲少数人吗?”
“当然,这是……民主,从某种意义上讲。这是千百年来政府存在的基础。”
“首相,已经有足够多的人以自由的名义挑战社会的底线,鼓励私下不道德的行为,我必须以最强烈的语气建议你,必须采取措施制止这种行为而不是纵容。这是我的提案,要求禁止在任何场合有意推广同性恋,将同性恋行为视为猥亵并严加惩处。”
“所以,你认为对艾伦图灵的惩罚是公正的?”
“是”
“他们理应被忽视被排挤?理应在什么心理治疗中心被折磨?”
“是。”
“他们是无辜的”
“这不是无辜与否的问题,一旦纵容了这种不道德的病态行为,下一步,政府又会纵容什么?虐待狂?跨性别者?”Humphrey语气依旧冷静淡然,“恕我直言,首相,你这是将恐惧不安强加给所有人。”
“你不能阻止我,Humpy,这是我政治生涯中,一定要做的事,即使这是我能够做成的最后一件事。”
Humphrey看着Jim哀伤中带着决绝的眼神,心中有些难以言表的情绪,一时间竟说不出话。“……即使搭上名誉和前途?”
Jim自嘲地笑了笑,“Humpy,有人说我平庸,两面派,不做实事,我只希望,我在任的几年里能真正留下些有意义的政策,即使现在不会带来很大改变,但终究能给因为自己性取向而受到迫害的人一点希望。”
“对于他们来说,希望是最致命的东西。”
“还有,”Jim看着Humphrey的眼睛,“给不敢面对感情的人一点勇气。这是我的最终决定。”

“Arnold,我该怎么办?”
“Humpy,即使首相出身LSE,在政坛几十年,他也有不低于正常人的智商。”Arnold看着Humpy焦急的神情,喝了一口酒,悠闲地转着酒杯,不紧不慢地说道。
“可是……”
“这件事谁也帮不了你,仔细想一想。首相为什么执着于同性恋合法?还有你为什么这么反对这个提案。”
“显然这”
“不然,Humpy,首相连政治前途都可以放弃,那我想应该没什么方法可以阻止他了。”Arnold举起酒杯,“换个话题吧,Humpy,你作为内阁秘书开心吗?”
Humphrey一愣,这是暗示自己没有能力再担任职务?
“前几天你和首相一起去的歌剧院?还有美术馆?”
“是,让首相了解艺术有助于说服他支持给艺术的拨款”
“能说服这个……”Arnold淡淡一笑,“化外之人同你一起去,也花了些时间吧。”
之后两人再没谈什么公事,Humphrey讲了讲首相在美术馆一脸茫然又故作认真地看着画作。一起讨论太阳报第三版的花边新闻,开着上议院的玩笑,走在路上,下着细雪,大衣被雪花打湿后,瑟缩着躲到酒吧取暖。都是些琐碎的小事,Humphrey焦躁的情绪平复了几分。

Jim晚上没有预约地来到Humpy家中时,Humphrey没有什么惊讶的神色,倒上香槟,两人靠在沙发上默不作声。
Jim专注地注视着Humphrey,Humphrey并不讨厌,甚至有几分享受这种目光。
沉默许久,Humphrey淡淡地说到,“银河系猎户旋臂边缘的一颗蓝色行星上,人类赋予行星公转一圈这个无聊的事实以新年的意义,并以过度饮酒、群体迁移、发出噪音等方式进行庆祝。以庆祝新年为例,这个星球上存在并将长期存在一个问题,人类囿于现有的低效繁琐无逻辑的生活方式,他们称之为伦理道德。然而,若想使自己脱离这种生活,要付出的代价绝大多是情况下是超出改变的实际收益的。这就出现了有趣的悖论,只有足够理性的人才能够意识到现有的生活方式不合逻辑,而为了利益最大化,理性人不会做出改变。”Humphrey眼中饱含深深的情感,声音却依旧冰冷淡然。
“更不会引导他人做出改变。”
“Humpy。”
“首相,我无权阻止你的行为,如果这是你真的想要的。但我不支持。”
“如果……我是说如果,真的有一天同性恋被社会广泛接受,你……愿不愿意考虑一下我们之间的工作关系之外的…… 联系?”Jim从未这么紧张地等待一个回答。
“我不相信会有这一天。”Humphrey低头不去看Jim的眼睛。
“回答我,是,还是不是。”Jim声音中带了几分哀求。
“如果这是你提出提案的根本原因……”
“是,还是不是。”
“基于观念发展的必然规律……”
“是,还是不是。”Jim心已经沉到谷底,几乎已经不报什么希望,只是机械地一遍遍重复着问话。
“是,首相。”

proposal,n,提议,建议,提案,求婚 ps,宣群,232827732,   

评论

热度(29)

  1. emila.wuGoodoldhumpy 转载了此文字
  2. Goodoldhumpy燕子妮妮 转载了此文字
  3. 燕子妮妮杨冬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