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ila.wu

[YM&YPM] Body on Me

@街角的野良貓 

感謝腦洞梗提供,我真的不是要把他們搞笑化的XD

AU設定

CP:Hacker x Humphrey, Frank x Thorn

***

"我一生中遇到過成千上萬個身體,並對其中的數百個產生慾望,但我真正愛上的只有一個。"—— 羅蘭·巴特 《戀人絮語》

戀人絮語及其愛的具體展現。

***
政治系的文青和古典文學系的文青,如果有其共同處,
那麼肯定是腦海裡都曾有天真浪漫和不切實際的天馬行空幻想,
而且畫面歷歷在目,總認為有辦法實現。

就像現在,兩人在客廳火爐旁,悠哉閒適。
哈克突然湊了上去,摟住漢弗萊的腰,帶著壞小子的笑容,靠在那人的耳旁說:
「嘿!Humpy,今晚你有沒有想要...做點特別的事呢?」

漢弗萊看著哈克不知道哪裡變出來的黑色皮環、黑色皮帶、黑色的情趣皮褲、銀色手銬...,主動放下了書,他側過臉,露出了曖昧的笑容,眼神勾人,嘴裡說的每一個英文字母都像含在嘴裡情色再慢慢吐出來:

「Anything you want, my master, I mean...anything, master...」

master的"r"還特別在舌上玩弄。

能把一句話講的像一套完整版的前戲,大概也只有Humphrey Appleby.
哈克哪受的了戀人刻意撩撥,按耐不住,一把把人壓在沙發上。

火熱是今晚的唐寧街十號。

***
如果說哈克想要在床第間嘗試新的小遊戲、小浪漫,只捎一個眼神,漢弗萊就知道他要幹嘛,接下來就是火熱的愛情動作片,那麼同樣的情況放在十一號,只會是悲劇...更甚者,是慘劇。

法蘭克看著手上這套全新入門款的情趣用品,猶疑了很久。
黑色皮環、黑色皮帶、黑色的情趣皮褲、銀色手銬...連小皮鞭都一應俱全,
等等,有乳環的配件怎麼可能會是入門款?

他不是個對床第生活無趣的人,只是沒有特別偏好SM,雖說不排斥嘗試,
但戀人看起來不像是會接受這種情趣...

「Frank,你還沒睡?」

索恩推開房門出聲詢問,嚇得他立刻把東西往枕頭下塞。
沒注意到對方臉色有異,索恩逕自走到床的另一端,解開睡袍,接著是將外衣脫下,若隱若現的襯衣裡透著美好的腰線。

法蘭克下腹一緊,也懶得管那些小遊戲了,吃正餐比較要緊。

「其實你不用等我,早點休...屋...你...」

索恩話還沒說完,人就被拖到床上去,一頭栽進了戀人熱烈的親吻裡,
他也識趣地配合著,直到他的手摸到枕頭下的東西...,

冰冰涼涼的、硬硬刺刺的、金屬鍊?!

「這是什麼?!」索恩推開還壓在身上的伴侶,打開床頭燈,定眼一看:黑色的、多元化的SM情趣用品閃著情色的金屬和皮革光芒。

法蘭克瞬間覺得自己心臟都要停了。

「這是怎麼回事?!你要對我做什麼?!你在想什麼阿,Frank?!」

面對戀人攏起眉頭的厲聲質問,Frank頭皮發麻地解釋:

「這...這...這...這不是你想像的這樣,Peter,你聽我說,這是阿普比...」

「內閣秘書?!我的老天阿,Jim之前說你們兩個私下常抱在一起,我還覺得是誇大,原來就是字面上的意思阿。」

「不...不是這樣的...那完全不是字面的意思而是字面下的含意...您先聽我講我完阿...」

腥風血雨是今晚的唐寧街十一號。

***
從內閣秘書會議結束後,漢弗萊就一直心情很好,尤其是看到死對頭法蘭克臉色不佳,他憋笑到肚子疼,看來法蘭克那天經不起自己一激,還真的做了敢死隊的嘗試,要讓道德至上的好醫師瞭解戀人之間的SM樂趣,大概就跟諾曼第登陸的難度一樣。

忍不住哼起小調,他踏著快樂的步伐回到十號,想到那個曼妙的夜晚,
一陣電流串過全身,他決定今晚要複製同樣的愉悅,不!也許有點不同,
但肯定會更加歡愉。

聽到哈克回來的腳步聲,他衝著對方就是一個大大的笑臉,好像感受到自己的好心情,哈克雖然什麼也不明白,也露出小虎牙開心地給他一個親吻。

「Humphrey,有什麼事情讓你這麼開心嗎?」
「恩,這很複雜,但總歸來說,是您給我這一切。」

漢弗萊眨眨眼,很真摯地說,哈克給他身心的愉悅,讓他的靈魂和肉體都有著幸福的滿足。

「是嗎?這真是太好了...」哈克有點得意的笑著,「...那我給你了什麼?」
「喔~您真是...」漢弗萊貼近哈克,將人按進沙發內,有一搭沒一搭地吻著對方,「Jim,你真是...可愛極了...這樣會讓我非常想佔有你的。」

他貼著哈克的頸邊笑著說。

"喀搭"一聲,哈克的雙手已經被上了銬。

「Humpy?」

哈克並沒有驚慌失措,反而帶著心領神會表情,看著跨坐在他身上的戀人,
優雅地替他解開領帶後,轉身從抽屜裡拿出一樣樣的情趣用品:

黑色皮鞭、黑色項圈、眼罩、口咬球、性感黑色皮褲、手套、金屬夾鍊...

「May I?my master?」

漢弗萊誘惑含了一下口啣,然後拿在手裡劃過哈克的小腹,一路向下...
這到底是要逼死誰?!哈克呻吟,「快點給我過來,You, naughty boy。」

"可愛。說不清自己對情偶的愛慕究竟是怎麼回事,戀人只好用了這麼個呆板的詞兒:可愛!”—— 羅蘭·巴特 《戀人絮語》

***

索恩雙手捧著一組情趣用品,同那日法蘭克在枕頭下的那組一模一樣,
據他那位八卦友人說,這新手適用,全新SM基礎入門款:
黑色皮環、黑色皮帶、黑色的情趣皮褲、銀色手銬...連小皮鞭都一應俱全,
等等,有乳環的配件怎麼可能會是入門款?

那晚的不愉快雖然之後兩人都絕口不提,但他始終覺得心裡有疙瘩,
倒不是懷疑兩人間的忠誠關係,而是事後回想自己過激的反應:一把那些情趣用品扔到垃圾桶,顯得自己像活化石,食古不化而且讓人倒盡胃口。

「男人當然都會想要新鮮感阿,你活像上上世紀的清教徒,連我阿嬤都比你開放。」好友毫無諮詢專業,笑趴在桌上。
(那叫你阿嬤來阿。)
索恩面對好友的口無遮攔,在心裡吐嘈著,可是他的確也很苦惱。

「喂!別說我沒提醒你,對方可是位高權重責任輕的高級文官,倫敦市區郊區都有房產,長的也不錯,身型還有加權。性生活是雙向的,你潑了人家這麼多次冷水,再火熱的心也會冷卻。你要是再這麼無趣,哪天他在別人床上,也不令人感到意外?」

「這是我給你的建議,試試吧,敞開心胸。我寫一張SOP操作守則給你,
  絕對比內診實習的紅寶書簡單,按表操課,你也可以成為床上菁英。

語畢還露齒一笑,帥氣地比了一個讚。

索恩認識Lane這麼多年,頭一次真的覺得好友不應該在心理科,應該去泌尿科,或者當個皮條客,可能都比現在賺錢。

回到現實,他已經站在房門外二十分鐘了,他也按照SOP的操作順序,完成了事前的清潔和擴張,但要怎麼啟齒今晚要來一個不一樣的遊戲呢?

不管了,破罐子破摔,就開門見山講清楚說明白好了。
推開門,他走到戀人旁邊,清了清喉嚨,

「Frank...」

法蘭克放下報紙,抬頭一看嚇了一跳。
索恩臉色凝重好像家裡死了人還是帝國毀滅,手上捧著那一盒不知道是什麼,相當有可能是撿到哈克首相亂丟的核彈密碼,而窗外隨時都出現外星人入侵地球。

「您,您怎麼了?!」他連忙摘下眼鏡,索恩只是低著頭將東西塞到他面前。

「這...這個...」

法蘭克一看,下一秒跳了起來,連忙大喊:

「我發誓我有把這些東西好好收起來,就是在那三層櫃的最底層,
  這東西絕對不是我拿出來的,自從上次之後,我就再也沒有拿出來過。」
「......」

 "眼淚的存在是為了證明悲傷不是一場幻覺。"—— 羅蘭·巴特 《戀人絮語》 

评论(18)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