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ila.wu

【Lukard】[Luke Hobbs/Deckard Shaw]Ramsey的剧本(一发完结)

迷你害我:

Round 1


“为什么他会在这里?”


Tej和Roman异口同声。


他们对望了一眼,转回头继续一起开口——


“我以为这是我俩的约会,Ramsey。”


今天的Ramsey打扮得很漂亮,她把Tej和Roman约在中央公园,自己舔着冰激凌准时现身。


Tej首先警觉事情没有那么简单,他若有所思地打量向年轻的漂亮女孩。“你该不会是……”


Roman还不在状况,这会儿好奇追问:“该不会是什么?”


Tej担忧地观察Ramsey:“你该不会是想撮合我和Roman,所以故意把我们约在一起吧?”


闻言,Roman震惊地看Ramsey:“你疯了吗?”


Ramsey摇头回答:“把你们约来我的确是想撮合一对人,不过不是你们,而是Deckard和Luke。”


Roman死死盯着Ramsey,这回,他肯定得出结论:“你真的疯了。”


 


“你们不认为Deckard和Luke应该在一起吗?”Ramsey游说着说,“大家都看到了,这两个人只要一碰面,他们的眼睛里就没有别人。”


“那是因为他们恨不得扒了对方的皮。”Roman耸肩回答。


Ramsey不以为意地继续:“可是,你们想想,每次他们这样最后倒霉的人都是谁?”


Tej不假思索道:“我们。”


Ramsey正中下怀地点头:“所以,为了永绝后患,我们应该怎么做?”


“我们应该把他们关在一个房间,让他们打上一架,最后只有一个人走出来。”Roman迅速解决问题。


Tej鄙视着情敌的智商:“Ramsey的意思是,我们应该把他们关在一个房间,让他们打上一炮,最后他们手挽手走出来。”


Roman目瞪口呆。他不可思议地来回打量自己面前的两个人。


“……你们觉得这可能吗?”


“当然可能,这是我的行动计划。”Ramsey把一份DOC文件传到Tej和Roman的手机上。


 


[Ramsey的剧本]


/


Deckard和Luke不知道这是谁搞得手脚,等发现的时候,他们被困在一间由厚厚混凝土墙壁构成的房间。


所有试图离开房间的方法在一小时后无一例外地碰壁宣告失败,最终,Deckard首先靠着墙壁慢慢坐下。


Luke还在试着砸墙。Deckard抬头望向对方:“你真该穿件大一号的背心,大概那样你那不太常用的脑子才能有余裕搞清楚拳头和铁锹的区别。现在,够了,别砸了。”


通常Luke不会那么听话,但此刻他的确停下了手,并且冲Deckard咧嘴笑了笑。“公主这是在担心我的手受伤?”


Deckard不屑地撇了撇嘴:“你这个肌肉怪物也会受伤的吗?我只是觉得太吵。”


Luke故意翻了个白眼:“我的错,公主殿下,影响你喝优雅的下午茶了。”


“猜猜我还能优雅地做些什么?例如修理一个肌肉脑袋?”


Luke被提醒了:“还记得我对你作出的承诺吗?我说过,要揍你的屁股就像打手鼓。”


Deckard从地上站起来,他挑衅地睨Luke:“我也记得我的承诺,也许,我们现在可以来一偿宿愿。被困在这儿让你没有办法为了逃命从4楼跳下去。”


Luke没有一如既往争辩自己不是在逃命还是在救同事,他也没有接招,反而若有所思注视向Deckard。


“那时候,你看到我入狱,是什么感觉?”他飞来一笔。


Deckard毫不犹豫回答:“大快人心。”


“所以,”Luke思忖着说,“当时你才会显得那么兴奋。你因为看到我而开心。”


Deckard没好气地纠正:“我是因为看到你入狱而开心。”


“你开心得就好像小孩子看到巧克力那样管不住自己。”


Deckard开始表现出恼火来。他不知道任何人都能看出那是被识破的恼羞成怒。“你长得的确就像一块黑巧克力。”


“所以,”Luke沉吟询问,“你想舔舔看吗?”


Deckard没能再出声。他可以欺骗自己他的脸是被气红的,但他欺骗不了别人。


Luke慢慢走近。


“现在,我可以揍你的屁股,或者,你希望我对你的屁股做些别的什么?”


他把手贴在Deckard质地精良,剪裁恰当的长裤上。他知道自己随时可以将这条裤子撕成碎片……


/


 


Tej和Roman猛地丢掉自己的手机。


“老天,我的眼睛!”


Ramsey询问他俩:“你们加入不加入?”


两位情敌对望了一眼。他们忽然莫名觉得把Luke和Deckard关在一起会很好玩?


“只要确保Luke和Deckard不会发现是我们在背地里搞鬼。”Tej谨慎地说。


Roman的看法不一样:“只要Ramsey你同意和我约会。”


 


Round 2


“Letty,Dom,这件事只有靠你们了。”


Ramsey期待地看着眼前的这对夫妻说。


Dominic直接转移话题:“你先说说,之前车库那场爆炸是怎么回事?”


Roman第一时间理直气壮地为自己辩护:“我们不知道Deckard随身带着炸弹,当时只是想把他和Luke关在一起,没想到他会用炸药来脱困。”


Letty用相较丈夫显得稍微轻缓的语气说:“已经有一间房子被炸了,Ramsey,Tej,Roman,你们还想继续?”


“不如你们先看看我的行动方案再决定?”


 


[Ramsey的剧本]


/


在山道上飙车是个不错的体验,这是Deckard和Luke接受Dominic邀约一同上山的理由,那时他们没想过自己会被困在山上。


所幸,夜色降临时,他们在人烟罕至的山腰找到一处小木屋。


“今晚我们最好先在这里过夜。”Luke如此建议。


如果让Deckard先发言的话,他大概也会那么说,但鉴于这是Luke的主意,他势必要拒绝。


“怎么?已经没力气扛着你那身累赘一样的肌肉下山了?”


Luke神情不变瞥过去:“我看是公主殿下没有丝绸睡袍和公主床,所以不愿将就吧?”


“我可以将就很多事,但不包括一个小脑萎缩家伙的挑衅,你可以试试继续惹怒我的后果。”


“别担心,”Luke满不在乎地笑,“我每次惹完小猫后都能成功躲开她们的爪子。”


“只怕你躲不开我的拳头。”


“待会儿我们可以试试。现在,让我们先进屋升个火,今天晚上挺冷的。”


Luke是衣服穿得更少的那个,但更怕冷的显然是另外一个。


下意识抱着自己手臂的Deckard在开口发表任何意见前首先被Luke推挤进了小木屋。


 


一进屋,Luke就说:“我来升火,你去找找有没有毯子什么的。”


Deckard斜睨他质疑道:“从什么时候起, 我们同意由你发号施令的?”


Luke耸肩:“好吧,我来升火,我来找毯子。公主殿下,请屈就您的尊驾先坐一会儿——或者,需要我把您的贵体抱到椅子上吗?”


“你想挨揍吗?”Deckard瞪了Luke一眼,“我去找毯子。”他不得不意识到自己别扭了一番后还是乖乖按分工行事的行为很可笑,这让他颇为恼火。


十分钟后,他重新开心起来。


因为,Luke就是个升火白痴。


Luke已经被蹭了一脸的木炭灰,可壁炉还是没给出一点反应。


“还是我来。”Deckard走过去,不容分说地从Luke手中接过工具。


Luke并没有拒绝,他任由Deckard接管,在一旁默默看着后者的动作。


 


火苗慢慢升起的时候,Deckard得意而开怀地笑了起来。


Luke从来没有看到过如此单纯快乐着的对方。所以,当Deckard故意挑衅着说“现在明白为什么你会被我从4楼踢下来了吧?我比你厉害多了”时,Luke完全没费神去反驳。


“你既擅长炸药,又精通电脑,会打架,还能飙车,哄得了小孩,甚至还升得了火,不赶紧把你娶回去,我还在等什么?”他突如其来地说。


但显然不是突如其来地想。


Deckard在微愣后涨红了脸怒视他:“等什么?你在等死!”


Luke不以为意地笑着回答:“事实上,我在等着小猫过来挠我。放心,这回我一定不会躲开的……”


/


 


“我们干吧!”Letty从手机屏幕前抬起头说。


“等等,你确定吗?”Dominic保持着理智询问自己的妻子。


Roman抢答了这个问题:“嘿,伙计,你不能因为自己脱单了,就不管我们这些单身狗朋友。教我说,我们先赶紧撮合Luke和Deckard,然后,Dom,你该帮帮我和Ramsey。”


“别理Roman最后那句。”Tej告诉Dominic。


 


Round 3


Little Nobody思前想后。


“让我总结一下。”他说,“之前,你们试着把Luke和Deckard关在一起,结果,发生了差点毁掉半个车库的爆炸。接着,你们又试着把他们困在一间山间小屋,结果,小屋着火几乎引发山林大火——整件事情是这样没错吧?”


“我们不知道Deckard随身带炸药。”Roman解释。


“我们也不知道Luke和Deckard居然都不会升火,居然能直接把房子给点着了。”Tej解释。


Little Nobody没法买账。“你们想过你们再来一次,会发生怎样的灾难吗?”


“所以我们决定把地点定在不会出什么事的高级酒店。”Letty对计划予以说明。


Dominic在说服力度上加码:“你要做的很简单,只是让他们以为他们在执行一个当鱼饵的任务就行。”


Ramsey捧着电脑说:“我把我们的计划蓝本邮件发给你了,你先看看吧?”


 


[Ramsey的剧本]


/


Deckard和Luke被告知有人在寻仇,暂时不确定究竟是针对Deckard的还是针对Luke的。所以,为了引蛇出洞,两个人被安排同进晚餐以引诱暗中的敌人。


“知道吗,那一定是你的敌人,如果有招人记恨的比赛的话,你一定能夺魁。”餐桌上,Deckard率先开启话题。


Luke若无其事浅酌了一口红酒。“如果有最记恨我的人的比赛,你一定能夺魁吧。你对我真是念念不忘。”


“事实上,我甚至不记得你的名字。”


“事实上,”Luke模仿Deckard的奇怪口音,“你甚至清楚记得我曾经的囚犯编号。”


因为是公费,他们点了一瓶82年的波尔多。此刻,Deckard沉着脸灌了自己一大口。


Luke又想到其他事情。这回他是真的有些好奇:“说起来,我以为如果遇到仇敌,你会更喜欢独自解决。”


“我当然喜欢独自解决,因为我自己就能搞定。”


“那么为什么选择同Mr. Nobody他们合作?”


Deckard又不说话了。


不过,这回他没有再灌自己红酒。他开始意识到这都是放纵自己喝了不少波尔多的错,导致他一直在说错话。


Luke没放过他的失言。


在一番案情分析后,前联邦探员得出结论——


“你选择同Mr. Nobody合作是因为担心那些敌人的寻仇对象是我。”


“……你总是那么自作多情的吗?!”Deckard恼羞成怒地说。


Luke不以为意地耸了耸肩:“我总是那么乐观。”


“乐观”这个词挺微妙的。


Deckard愣了愣。


Luke思忖着询问:“你说,如果现在我在桌面下握住你的手,你会揍我吗?”


Deckard再次灌自己红酒。大大的一口。“不试试看怎么知道?”他故作镇定地回答Luke。


/


 


Little Nobody觉得世界观受到了巨大的冲击。


他居然被刺激到觉得自己好想看到这一幕。


……可是,那么做太危险了。他还不想死?


“人要勇于冒险。”恰好路过的Mr. Nobody也不知道都听说了多少事,这个时候如此鼓励Little Nobody。


又来了。Mr. Nobody的鼓励。


Little Nobody因此认为自己死定了。


而既然如此——


“好啊!我们行动吧!”


 


[现实]


Deckard端起酒杯品尝着美味的波尔多。“第三次了。”他计数道。


Luke用鼻子喷气,“总算这次的待遇还不错。”说着,又谨慎确认,“肯定没有窃听器?”


Deckard相当肯定:“他们不敢装窃听器。”


Luke赞同地点头:“也对。只要行动有Little Nobody。他总是那么胆小的。”


Deckard并不想抱怨美食和美酒,但他怎么也想不通——


“他们是不是都是瞎的?居然想撮合我们俩?”


“他们肯定都是瞎的。”Luke回答,“居然不知道我们早就搞在一起了。”


“要不要告诉他们?”Deckard实际是个正直的好人。


看起来正直的那个人则不然:“先别告诉他们。我们想办法诱导他们第四次行动走女儿路线,让他们送我们迪士尼的VIP票——Sam一直想要去。”


Deckard忍不住揶揄地瞥了超级奶爸一眼:“你果然成了职业家庭主妇,真会勤俭持家。”


“没办法,”Luke故作无奈地叹气,“现在还要养老婆,钱能省则省。”


 


Ramsey的剧本里,Luke在桌子下握住Deckard的手。而现实中,Deckard在桌子下踢了Luke的小腿。


Fin.


 


 

评论

热度(1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