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ila.wu

【Lukard】[Luke Hobbs/Deckard Shaw]当你的炮友开始约会(一发完结)

迷你害我:

这完全是因为Samantha,Deckard不希望看到这个孩子没有人照顾,于是偶尔会带着小姑娘去美甲或者听演唱会什么的。总之,他会那么做和Samantha的父亲是谁没有任何一点关系——你可以不相信,只要你愿意挨揍。Deckard向你保证。


今天的情况差不多也是那么回事。


Deckard甚至懒得多问句一个退休在家的父亲为什么经常忙到照顾不了自己的女儿,他接到Samantha的电话,知道女孩想要买一套新裙子顺便去姑母那儿过周末,正好有空,便熟门熟路来到Hobbs家。


 


“买裙子的话,的确不能带你总瞎出主意的父亲去。”Deckard看不起整天只会穿着背心秀肌肉的男人那点着衣的审美观,不过,会那么说主要是希望小姑娘不会因为没有父亲的陪伴而失落。


他没想到自己随口一句话换来了意想不到的回答——


“我想带他都不行,爸爸他最近忙着约会没空顾我。”


副驾驶座上的Samantha这么回答的时候,Deckard正把汽车驾驶进商场的停车场。他在指示灯前停了停,然后用漫不经心地口吻重复:“你爸爸最近在约会?”


“是啊,她叫Joyce,明明自己没孩子,平时总来看红龙队比赛。很早之前我就知道他对爸爸有意思,可是,我不喜欢她。”Samantha委屈着脸诉说小女孩的心事。


Deckard伸手揉了揉女孩的头发安慰说:“或许这不是Joyce的错,只是你小时候看多了《灰姑娘》的故事。”


Samantha故作深沉地叹了口气:“好吧,也许你说得没错,而我也该为爸爸着想。毕竟,每次提到Joyce,爸爸的眼睛就发光,最近心情也变好很多。”


停车场里的空位不多,Deckard先停了停车。


“Sam,你去按电梯,我停好车过来。”


“好的,我们电梯间见。”


在Samantha下车后,Deckard找到停车位。停好车,Deckard下车望向这部Luke Hobbs的汽车——在纽约没车的Deckard任务中开Mr. Nobody他们提供的车,而平时则开Hobbs的——他抬脚用力踢了一记车胎,然后,转身去和Samantha汇合。


 


事实上,Deckard认为自己不应该恼火。毕竟,他和Luke Hobbs不过是经常会斗嘴打架,偶尔会上床的对手,非得美化两个人之间不清不楚、不明不白的关系,那大概也只能用“炮友”这个词来形容。


而当你的炮友开始和别人约会,你自然没有理由生气。


——可惜,这一逻辑没有派上任何作用。


 


Deckard在一整天里只能拼命抑制自己的怒火。他陪Samantha挑选了漂亮的裙子,一起吃了冰激凌,然后,把小姑娘送到她的姑母家。


傍晚时分,Deckard独自开着车来到Hobbs家的公寓。


Samantha经常在姑母家过周末,于是之前所谓“偶尔会上床”的频率基本就是那些周末。为了方便Deckard出入——准确地说,为了防止Deckard把门锁撬坏——Luke给Deckard配了钥匙。


Deckard通常把钥匙放在汽车后视镜上。不过这个傍晚,他在下车的时候没有去摸后视镜,而是从后车厢翻出一根撬棍。


如果Luke没忙着天天约会,他完全可以趁着周末Samantha不在家把门重新修好。Deckard理直气壮撬坏房门闯进屋子。


 


这个有小姑娘住的家别看是个肌肉男收拾的,整体看起来颇为温馨。


Deckard来过这里不少次,但从来没有仔细参观过。他仅有认识的大概便是Luke床单的颜色、质地,沙发的皮质、味道,厨房琉璃台的花纹、材料,书房书桌的气味、硬度,浴室瓷砖的……嗯,仔细想想,Deckard发现自己也算参观过这套公寓。


不过,今天他的参观角度不同。Deckard仔细研究了屋子里所有贵重物品的归属。那些属于Samantha的奖杯或者其他用品Deckard都小心收起来找了个壁橱放好。然后把Luke的东西调整到,一旦打起来,最容易撞坏碰坏的位置。


 


最终,万事俱备,只欠一个挨揍的人。


 


Luke在21时27分到家。


Deckard远远就听到对方汽车改装引擎的声音。他端坐在沙发里,等着房间的主人进屋。


发现房门被撬坏的Luke很小心潜入自己的公寓,这么大的块头居然让人听不见脚步声,不过,特种兵出身的Deckard甚至可以通过呼吸心跳来判断对方的情绪及状态。他头也不回地等着Luke走进客厅。


接着,Luke的心跳和呼吸完全变了。听得出,前联邦警探彻底放松下来。


“公主把钥匙弄丢了?”Luke戏谑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Deckard又看了一眼墙上的时钟。


21时29分。


对于一个约会来说,眼下的时间挺早的,然而,这丝毫没有影响Deckard想要揍对方的决心。


Deckard慢慢从沙发上站起,他转过身面朝Luke,开始活动手脚和脖子。


察觉到他异样的Luke微微起疑地皱了皱眉:“所以,你是来找我干一炮的,还是干一架的?”


“后者。”Deckard简略回答,他想不明白以前面对Luke Hobbs的时候为什么自己会喋喋不休,要知道,他从来不是一个话多的人。任何时候,拳头都能讲述一切。“然后,我再也不会来这里了。”交代完这关键句,Deckard直接出拳。


“你怎么了,Deckard?”Luke狼狈闪躲开,想不通地问。


“这是你说过的一对一,谁也不找帮手。”


Deckard并不想乘人之危,Luke的不还手让他不得不又费了番口舌。


Luke还是站在那儿不动:“你先告诉我发生了什么,明明之前都好好的?”


Deckard并不想乘人之危,但每个人都会做一些迫于无奈的事情。


没有再理会Luke的问题,前特种兵再一次实施攻击。


 


以力量为优势的Luke在对阵灵巧取胜的Deckard时,如果没有压制性的进攻,很容易就会落入下风。Deckard完全没留余手,饶是自带装甲的男人,下巴都被Deckard揍得肿了起来。


“你发什么疯!”


Luke试着抓住Deckard的手腕,为此他又被后者借力旋身飞踢中,直接撞到墙上。


“好吧,如果这是你想要的。”Luke最终说。


 


Deckard很快失去优势。


冷静从来是前特种兵作战的关键,要对抗更强大的力量,必须有绝对的精准和速度。Deckard从来擅于专注于打斗,确保自己的每一个动作无懈可击。


但今晚的情况不一样。


Deckard没有办法保持冷静。


 


他以为,他和Luke之间有些什么。


的确,他们从来没讨论过这个,只是经常吵架偶尔打炮……但他真的曾以为,他和Luke之间有些什么……


 


Deckard用尽最后的力气将拳头击向对方的腹部。然后,他被Luke死死压制在了地上。


“现在,你能开口了吗?”Luke用手肘抵着Deckard的脖子说。


精疲力竭的Deckard无法挣脱,但这不代表他准备开口。


“你还在等什么?等着我逼供吗?”Luke威胁地加了加力,使得Deckard开始有些呼吸不畅。


Deckard努力在艰难的呼吸中平复气喘。说起来,即便用尽所有的力气,甚至是流尽所有的献血,他依旧不会放弃反抗。前英国上尉永远都不会屈服,但这一刻,却莫名选择了放弃。


他一声不吭,只是疲倦地闭上了眼睛。


身上的力量在这时骤然消失。Deckard本能睁眼查看。放开他的Luke仍紧紧盯视着他,目光看起来似乎担忧而不安。


“你究竟想要什么?”Luke百思不得其解地问,“如果你想揍我,好吧,现在你可以动手了。”


事实上,Deckard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想要什么。


他没有从地上站起来,反而躺在那儿闭了会儿眼睛休息。在他的计划里,他准备在起身后直接离开,然而,计划总是用来被打破的。Deckard意识到自己要说什么之前已开口问:“约会顺利吗?”


Luke茫然地眨了下眼睛:“什么约会?”


Deckard不得不气恼这个人居然还想瞒自己,“你和Joyce的约会。”他指名道姓地说,想让对方明白自己全部都已知道。


Luke仍然状况外的模样:“我只是和Joyce谈生意。”


“所以,你现在是个生意人了?”Deckard翻着白眼嘲讽小学教练。


“准确的说,我是给Joyce生意做。”Luke下意识解释。


“你这个肌肉挤满大脑的家伙已经分不清生意和约会的区别了吗?连你女儿都知道你在和那个叫做Joyce的女人约会。”


“不可能,Sam很清楚我找Joyce是为了谈请她这个宴会活动策划师办生日聚会的事。”Luke脱口而出。


Deckard终于开始意识到事情不简单。


Luke显然也同时明白了一些什么。当父亲的人又好气又好笑地吐气:“难怪今早这个小鬼让我‘注意安全’!”


Deckard没想到自己居然被一个小女孩骗得团团转。


Luke开始愉快起来,异常愉快的那种。显然,他搞明白了Deckard刚才在发什么疯。但Deckard总不能再揍对方一顿把人给揍失忆。他只能转移话题:“所以,Sam的生日马上到了吗?”


Luke愉悦地摇头:“小公主的生日还早,大公主的生日马上到了。”


Deckard首先反应过来下周二就是自己的生日,其次意识到,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他已经对“公主”这个称号有了对号入座的自觉和自然。


“别生Sam的气,她只是希望我幸福,而且,她想要个妈妈。”


“而你想要死吗!”


被称为“妈妈”的人揍了当爸爸的人一拳。


这大概是世上最无力的出拳。


当然,之所以没有力气是因为Deckard太累了,而不是不舍得——你可以不相信,只要你愿意挨揍。Deckard向你保证。


Fin.


 

评论

热度(214)

  1. Skylark迷你害我 转载了此文字
    太甜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