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ila.wu

【Lukard】[Luke Hobbs/Deckard Shaw]另一个世界 同一个套路(一发完结)

迷你害我:

Deckard Shaw,艺高人胆大的前特种兵,在这个早上从睡梦中睁开眼睛,吓得只差没从床上摔下。

他曾经在各种恶劣的环境中清醒。例如被绑在椅子上,或者倒吊着,还有一次,他从一片血泊中坐起身。然而,这些情况都没有眼下的局面惊悚。

Deckard恍惚而茫然地眨了一下眼睛,努力聚焦望向近到几乎贴着他鼻子的Luke的睡颜。对,那个Luke,Luke Hobbs的那个Luke。

下一秒,Deckard意识到自己几乎一丝不挂。他大概只穿了一条短裤,正趴在Luke同样躺着的床上,他的屁股上甚至还搁着Luke的大手。

……Luke的手心很暖……

不知道自己关注点为什么那么诡谲的Deckard在回过神后迅速思考接下来的行动计划。这么做看起来有点像落荒而逃,但Deckard认为自己应该赶紧离开这个地方——不然,他总不能留下来做个早餐什么的吧?要知道,他做的早餐能毒死人。

主意既定,Deckard尽量以最小的动静往床下撤离。

不幸的是,他才想翻身坐起,Luke忽然一把勾出他的腰往自己的方向挪,眼睛也不睁一下地含糊说:“再睡一会儿,宝贝。”

很好,这完全是忍无可忍的程度了。

Deckard不再思考,果断一脚把Luke踹下床。

“你又发什么疯?”被踢到地上的男人并没有表现出恼火来,仅仅有些无奈地睁开眼睛望向Deckard。

Deckard回瞪过去:“肌肉脑袋,看清楚我是谁。”

Luke故意叹了口气:“不就是起床气很大的公主殿下?”

Deckard完全没留意对方又在用“公主”这个词嘲讽自己,这会儿他的大脑忙着为对方对自己出现在对方床上的理所当然而糊涂。

坐在地上的Luke为自己的待遇展开思考,猜测着问,“昨晚我又弄疼你了?”为此他无辜抱怨,“每次你都是这样,太疼或者太累的时候总是逞强,不肯服输一样地坚持让我继续,然而第二天翻旧账冲我发火。要知道,我还没聪明到能分清你究竟是逞能还是真的想要。”

Deckard彻底惊呆了。

他怀疑Luke说的不是英语。

要不就是这个人英语的口音太重了。

Luke终于察觉到Deckard的异样。前者从地上站起身来。“你怎么回事?”微微担忧地问,“看起来就好像你刚听说还有三十分钟那个造访地球的巨型彗星会直接撞上来。”

Deckard一时找不到任何武器,所以,他只能徒手攻击。站在床边的人毫无防备,很快被他锁住了脖子。

“说,你究竟是什么人?”Deckard厉声问。

只要这个人不是Luke Hobbs,Deckard有自信能制服对方。而他敢肯定,眼前这个人绝对不是他认识的那个Luke Hobbs。

下一秒,Deckard被掀翻在床上。假Luke的身体整个压在Deckard身上。

“你不是Deckard,”更高大强壮的男人神情骤变,眼中闪过一丝危险凌冽的光,“告诉我Deckard Shaw在哪儿!”

 

……半小时后,原本看起来挺温馨的卧室变成了废墟。

不过,Deckard终于重新和“Luke”达成和平共识。

“不讲道理就直接开打,脾气坏,拳头凶,还喜欢踢裆,现在我承认你是Deckard Shaw了。”

好吧,和平共识是子虚乌有的。

“你还没挨够揍吗?”Deckard努力显得自己还有力气揍人。

Luke没有接受挑衅,他不以为意地笑了笑,径直打开卧室门,从客厅找来一个相框。

被递过相框的Deckard从中看到了自己和Luke。准确的说,他看到了这个世界的Deckard Shaw和这个世界的Luke Hobbs。

这件事太不可思议。

“你们居然在一起?”因为震惊,Deckard下意识脱口。

Luke稀奇地看他:“你不奇怪为什么自己会穿越到平行世界,却奇怪为什么我和你是一对?”

“你和另一个Deckard Shaw。”Deckard赶紧嫌弃地纠错。

他才不会和Luke Hobbs是一对。这个男人是他永远的对手。

Deckard愤愤内心道。

每每想到这件事Deckard就光火。那个已经退休的男人也不知道哪儿来的盲目自信,似乎认为自己一定能赢Deckard,即便他们不再打架,也总是不断挑衅,就连在钓鱼这种事上都要一争高下。

而最让Deckard火大的是,他从来没有钓上过一条鱼。

 

“你们究竟是怎么会在一起的?”Deckard并不想打听这件事——至少官方说辞如此——但当你遇见一道难解的谜题时,你往往会克制不住好奇心。

Luke显然挺喜欢这个话题,不需要太多追问就已经足够令他口若悬河:“说起来,一个英国人和一个美国人本来真的连相遇的几率都很小,所以,有时候人不得不相信命运。那是一次美英政府间……”

“英美。”Deckard板着脸纠正。

Luke好笑地瞥了他一眼:“你在哪个世界都是这德性。”

Deckard挑眉准备投入另一场斗嘴。在这之前,Luke神情自然调整了说辞:“在一次英美政府间的合作中,我和SAS的Deckard搭档完成了一项任务。老实说,那时候我们磨合起来特别艰难,总觉得对方大概是最糟糕的搭档,可有个神秘组织慧眼独具,认为我们是绝配,之后总是不怕麻烦地协商两国政府找我们俩执行双人任务。”

听Luke说得神秘兮兮的,Deckard忍不住插嘴:“不过就是一个Noname的组织吧。”

Luke微微讶异地打量了他一眼:“看来我们的世界差别不大。”

Deckard认为差别很大,但他没有回应。

Luke接着说下去:“总之,那个没有名字的组织搞不好真名叫做丘比特,我和Deckard反正就慢慢看对了眼。”

Deckard不太相信这一说辞,他才不会对Luke看对眼,不管哪个世界。

“不管哪个世界的你都傲娇得不行,我家那位公主那时也不肯承认和我看对眼。”

“你那玩意儿那儿还想再挨一脚吗?”Deckard怒视对方恐吓道。

Luke毫不买账地兀自继续自己的故事:“总之,这种事当然要有担当的人主动些。那时候我假装要和他比钓鱼,说在钓鱼上一分高下。其实每次我都是带他去根本没有鱼的地方,所以,我们从来没有钓到过鱼,平局让钓鱼约会一直持续下去……”

Deckard想到他们那个世界里,总是找他挑战比钓鱼的Luke也和他一样从来没有钓到过鱼……

“你怎么忽然脸红了?”面前的那个Luke讶异而好奇地问。

Deckard凶狠着表情活动手腕:“你是哪只欠揍的眼睛看到我脸红的?”

Luke轻车熟路地举双手示意投降。“这是光线问题。”看起来有丰富的哄人经验。

现在,Deckard更急着想回自己的世界了。

 

Deckard在夜幕降临的时候品尝了平行世界Luke Hobbs的手艺。

“不用太赞叹,总给公主殿下准备下午茶,我当然是皇室级别的厨子。”餐桌边的Luke自我吹嘘。

Deckard忽然意识到,“公主”这个称呼除了用来嘲讽奚落之外,原来也可以像是一个昵称。

当然,他才不可能喜欢这个昵称——你可以选择不相信,你知道会发生什么。

Luke看了看窗外。

“虽然白天没有办法清楚观察彗星,但根据报道,彗星最接近地球的时刻马上就要过去。如果真的是彗星导致穿越,趁着你回去之前,想不想给我留下一些感言?”

“不想。”

显然料到这个答案的Luke笑了下:“那好吧,让我以德报怨地给你一些友爱建议:就像之前我说的,我们的世界差别不大,所以,有些事情一定是一样的。”

对。Deckard心想。你那傻兮兮的套路就是一样的。

不过,他知道Luke实际指的是什么。

他也开始那么相信了。

 

菲克蒙特彗星离开地球的夜晚Deckard在自己的世界的自己的公寓和Luke面对面干瞪眼。

“你终于回来了?”Luke小心试探着问。

Deckard不答反问:“你之前见到了另一个Deckard Shaw?”

Luke点头。“我来找你钓鱼,‘他’说湖里没鱼。”

“说得好像你不知道湖里没鱼似的。”

Luke讪讪愣了一会儿。“我知道。”最终他承认。

“他还说了什么?”

Luke摇头:“你们皇室的人嘴真紧,难怪很少有丑闻传出来。”

Deckard已经无法继续对“公主”、“皇室”之类的说辞生气了。他想了想,决定进行个剧透:“我们曾经说,如果重活一次,没准我们俩能干一番大事。”

“是的?”

“从平行世界的经验来看,如果重活一次,我们未必能干一番大事,但大概能干无数番。”

Luke想了一会儿,终于得出结论——

“这种事不用重活一次也能做到。”

Fin.

 

评论

热度(135)